三十年后,再看今天

最近听了两场不错的演讲,受益非浅。一场是郎咸平的。老头演讲很有热情,而且现场感非常好,看到记者拍照或者摄像,会将自己的左侧转向镜头,将自己 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在听郎咸平演讲的时候,还看到了他的经纪人,一个看上去非常知性的女子,帮他打理着很多事务。另外一场是张维迎的,他应西北大学校友 们的邀请,前来做“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主题演讲,全文可见FT中文网,没到现场的朋友们不必遗憾。张维迎一头白发和鄙人所属的中国电信陕西公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的主管副总王磊有得一拼,看上去闪耀着睿智的光泽。张维迎有没有经纪人,我没看到,也不知道。

在郎咸平来西安做演讲之前,他已经在山东烟台阳光100的说了大概,没有到现场的朋友也不必遗憾,郎咸平的西安版和烟台版区别不大,西安版是烟台版的精华压缩版,想看全文就自己搜吧,一搜一大把的。

郎咸平的演讲我听在前,听了之后,感觉中国没希望了,世界没希望了,全球经济快崩溃了,就靠国家信用在维系了,如果国家信用再丧失“信用”,以“信用” 为基础的全球资本世界就完蛋了,至于崩溃之后会怎么样,郎咸平始终不说,他说:“你们大家自己去想吧,很难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恐怖…”

张维迎的演讲我听在后 ,听了之后,感觉咱们中国这30年来的变化还真是巨大的——30年前,中国人认为每个商品的价值由政府来确定,是天经地义的,是社会主义的;30年前,中国政府曾经购买最先进的计算机、集合最顶尖的华人经济学家,来计算一根火柴应该定价多少…30年后,政府已经学会不再为这些小事操心了…中国人用了30年的时间完成了市场化改革,用张维迎的话说:“市场经济的框架已经搭建完毕”,之 后的都是“技术性的细节了”。

不过,如果从郎咸平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所谓的市场经济是假的,其实是“国家资本主义”,而不是真正的市场化。政府这个“东西”才是经济发展的源动力和受益者,经济发展只是政府维护政权合法性的一种手段,并不是经世济民,富国安邦…经济发展的成果被瓜分,经济发展之后最肥的主体是国库。中国的市场化还远远没完成,但是为了应对经济危机,现在欧美等国又已经开始了以金融国有化为肇始的“国有化”了——从中可以看到中国人真是步步落在了别人后面。郎咸平说:欧美的国有化,是为了捍卫自由资本主义的市场化,而我们的市场化,是一个分肥计划。

我觉得,郎咸平和张维迎说的都对,但是站的角度不一样——

比如:最近,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推出的万亿投资拉动内需的计划,先行投资的还是公路,铁路等基建设施。从郎咸平的角度来看:万亿投资的目的还是为抬 高GDP,投资的直接收益人依然是各级承包商,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的消费型内需毫无关系。只是新一轮的洗钱。从张维迎的角度来看是刺激了市场需求,拉动了 经济的增长,是市场化。

从我的角度来看呢?

1,包括张维迎、郎咸平和我在内很多人都有一个共识:中国必须进行政治改革,如果不进行政治改革,30年经济改革换来的这份“不完全市场化”的成果也未必能保住;

2,如果这份经济成果保不住,那么执政党的权力合法性就更无从谈起,备受质疑;

3,承认30年来经济体制改革走过的道路是崎岖坎坷,承认30年来中国人在回归常识,回归人性,回归普世价值,并努力寻找尘封的深藏在我们民族内心里的优良传统;

4,但是我们还没找到,我们很多人,我们这个社会都在迷茫着;

5,我们迷茫并非因为看不清未来,而是我们看得清未来,却不知如何走向未来,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未来应该是什么样,但是如何走出面向未来的第一步?

6,三十年后,再看当年,我们是多么可笑,三十年后,再看今天,后人会明白我们今天的可笑么?需知道,我们这些活在当下中国的人,心里其实都有一个愿望,都有一个梦想;

7,我们的这个梦想甚至成了各大论坛、博客后台系统里的关键词和屏蔽词,不能说出来,甚至也不能多想,想多了,自己痛苦,自寻烦恼;

8,三十年后,再看今天,我期望我可以堂而皇之、辛酸刻薄地嘲笑今天,就如同我们今天可以肆无忌惮地嘲笑当年政府连一根火柴的定价权都要牢牢地握在手里一样——我们肆无忌惮嘲笑政府:竟然连“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这些小东西都不敢放给老百姓~

PS:这个文章是写给FT中文和华尔街日报中文版的征文。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很多媒体、很多个人都在从各种角度撰写各种文章,我一直想写,但是总找不到下笔的点,就从郎咸平和张维迎的演讲开始吧!

2 thoughts on “三十年后,再看今天”

  1. 只要理顺利益关系,起码目前所有的问题,都将暂时地迎刃而解。而理顺利益关系,就要祭起政改这把刀。
    郎是支持改革,反对极左的封闭和极右的全面市场化。如果8%出了问题,不是整个执政党的合法性会动摇,而是郎这种观点的改革派的执政地位会动摇,在极右不成气候的情况下,极左很有可能重新执政。
    选举我实在是没信心了。我是农民,最近就在搞选举这事。没有任何外力干扰,但是结果呢?扯淡了~宗族,圈子,钱,势力……
    中国的问题,归到质就是三农问题,只要三农问题一解决,就是比现在更右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