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马是个易被忽视的「苹果」

2015年的杨凌马拉松,是陕西地面上首个被纳入全国马拉松竞赛平台的正式比赛。比赛那天非常炎热,把我彻底晒黑了,整个2015年都是黑的,到了2016年春天才变白。我这样的操鸟水平不高,我感觉杨凌马拉松的后半程非常虐,先是一个大大的上坡,接着又是一个大大的上坡,最后快到终点的时候,又是一个大大的上下坡,那简直就是「断肠坡」。

2016年4月9日,我又一次来到了杨凌,参加10日的半程马拉松,因为去年的全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所以换成了半程。9日中午,领到了参赛包之后,我就沿着奔跑路线,重温了一下去年的那个「断肠坡」,2015年4月26日,跑完这个坡的时候,我真的哭了,身体太累了,腿太疼了,体力完全透支了,就是靠一口气才挺过来的。

幸好,2016年将比赛提前了两个星期,太阳不再那么毒辣,空气也不再那么干燥,美中不足的是,此时正是柳絮飘飘的季节,还有花粉漫天,让我这个对花粉非常敏感的人不得不再次戴口罩跑完比赛。我一直认为戴口罩也是有好处的:第一是可以防尘、放雾霾,第二是可以保湿,第三是可以增加肺活量,第四个好处是——很多人在奔跑的时候,会通过鼻孔释放出大量的水汽,凝结成水,让口鼻都很不舒服,口罩可以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不戴不知道,戴了拿不掉

这次我是和铁花、妖风一起来参赛的。铁花和我是半程,妖风首次挑战全程。今年的参赛人数据说是去年的两倍,人太多了,要一步步地挪到起跑线上,所以我和铁花从起跑线出发是在枪响6分钟之后了。开始五公里,没有跑开,全程的、半程的、迷你的,都拥在一条跑道上。我和铁花跑到五公里的时候,他要喝水,调整一下节奏,我继续按照之前的节奏跑。经过长期的力量训练之后,我明显感觉到我的步频快了很多,之前大概是每分钟180,现在估计在200上下,更轻快了,在跑道上看谁不顺眼,噌噌噌噌一提气就能甩过去。

160410 杨凌马拉松-2

一路上左腿都不太好使,之前扭伤了,没彻底恢复好呢,又不忍心弃赛,再加上有铁花、妖风助力一起来跑杨凌马拉松,所以这次和上海马拉松差不多,都是拼的长期积累的骨骼和肌肉,事实再一次证明:骨骼和肌肉才是最好的「装备」,保护我不受伤,让我上坡的时候甩人,下坡的时候也能甩人,冲刺的时候甩人,一路上都在甩人而没被人甩。比赛成绩发布之后,枪声成绩和净计时成绩之间差了84人,这说明我至少甩了84个参赛者。挺爽!

160410 杨凌马拉松-1

最爽的一段是在13-18公里,这5公里,我算是彻底跑开了,沿途都是青葱翠绿的树木,春风习习,道路也比较平坦,路旁呐喊助威的人越来越多,身体完全适应了比赛。身体是有记忆力的,长时间的训练让身体记住了什么样的姿势才能让身体发挥最大效能:昂首、挺胸、收腹、提臀、扭胯…腰腹发力带动大腿、大腿带起小腿、小腿拉起脚踝、脚踝带动脚掌…脚掌又会自行判断是脚跟先落地还是脚掌先落地…身体好像不是我的,它自己在运动,身体肯定是我的,因为我能感知到它的存在。一旦到了这个时候,我就很开心,因为我知道状态来了。

赛后看到很多跑者对半程的终点表示了疑惑,都认为进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半程的终点就到了,其实不是,还要拐好几个弯儿,每次拐弯,都觉得要到终点了,但是还不是!弯太多,我在拐弯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幸好身体平衡性好,没有摔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就在我懊恼弯太多的时候,最后一百米来了…

是加速再甩几个人呢?还是保持速度平安过线呢?我选择了后者。我不想在最后冲刺的时候死掉。赛后看新闻得知,有一位鲁姓的跑友在全程41公里处非常遗憾地猝死了。

还好,我幸运地继续活着。马拉松这种比赛是有死亡几率的,大概是每5万参赛者就有1人可能会死。马拉松比赛就是为了纪念一个跑死的希腊人。铁花和妖风也顺利完赛了,这是铁花的首个半马,是妖风的首个全马。

16041101

完赛包里有堪称人间美味的新鲜水果,还有一个「洛川苹果」,还有来自大品牌「内野」的毛巾。我当时没有舍得吃那个洛川苹果,回家之后扫了一下苹果包装上的二维码,意外发现了惊喜!很多人估计当场就吃了,扔了,没扫那个二维码。很多人可能也不知道衣服的赞助商也是大品牌:joma,西班牙的。

16041102

这两届杨凌马拉松,也是处处充满了惊喜,细节中暗藏惊喜。组织者据说是一位有马拉松跑步经验的杨凌区官员,怪不得,因为他懂,而且他能做到。杨凌不像是北京、上海、广州、厦门,北上广厦的热点太多了,马拉松只是诸多热点中的一个而已。杨凌马拉松的组织者几乎可以调动城市的一切资源,为马拉松服务,马拉松就是城市里唯一的主题,整个城市都为跑者打开胸怀,把最好的展现给跑者。

2017年的杨凌马拉松,我还是要参加的。杨凌有诚意,我也更有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