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轶事(之六):一个中医爱好者的背叛之路

这事必须要记录下来。

这事对我老爹的意义重大。一个深信中医、中药更符合中国人体质的老人,在80岁的时候果断放弃坚持了79年的信仰,开始怀疑中医、中药,进而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哲学。这是很难能可贵的。

在我正式开始分享的这个故事之前,请允许我向陕西各地的中医院、中药厂、中成药厂、中医保健品厂、中医理疗产品生产厂家、中药胶囊生产厂家、中药药剂生产厂家致以深深的感谢。包括并不限于以上罗列,如有遗漏的中药研发机构、中医咨询机构以及中医院机构,在此必须致以深深的道歉,请你们原谅!

我尤其要感谢那些至今还在每天坚持拨打外呼电话的小妹子们,那些每周定期给我老爹发送红色封面中医、中药宣传册的默默无闻、素昧平生的人们,以及,那些坚持每半个月就给我老爹发送一个收音机的东北口音的小伙子们,你们辛苦了!

好吧,如果有遗漏,我再次致以深深的道歉,请你们原谅。下面,必须要开始进入正题了,否则观众们就要掀桌了。

—— —— ——

作为一个「耕读传家」的世族,我家的族谱上,每一代都有一些医生(治病)和先生(教书)。做医生的原因大都是因为没有考取「功名」,做先生的原因往往是因为有了「功名」却没有对应的官位,只好开个私塾,混口饭吃。过去做医生不像现在这么复杂,只要能识字能看懂医药书籍就可以了…

我父亲在年轻的时候就经常阅读一些传自祖上的古代中医药书,后来历经破四旧、文革等等大规模的「政治运动」,那些祖上传下来的古书都没了。我父亲为此很是懊恼,他认为很多病都是可以治好的,现在治不好,就是因为那些政治运动把中医、中药的精髓弄丢了,现在流传下来的不够完整,他的观点是:「如果我们家那些中医药的古籍还在,或许可以帮屠呦呦再拿一个诺贝尔奖,或者让中国再出现几个『屠呦呦』!」

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这种自信?但是,有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我老爹和普通的中医粉不一样,甩那些人至少三个东大街。他后来又搜集了不少药书,他年轻的时候甚至还自己搞了一个小型的中药种植园,仿照书上说的,种植了一些田七、苦参、天南星、射干、牛膝等等十几种中草药。他不会炼丹术,如果他会,我认为他造出一些名传齐鲁大地的「神丹密药」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我爷爷比我老爹更信中医,他老人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坚持吃中药、喝药汤,不吃西药,我老爹给我爷爷说:「西药也管用,中西药结合,能治好你的病。」我爷爷只是从鼻腔里挤出来一个「哼」字,然后就不言语了。我爷爷把给他的西药都悄悄藏在床板下,直到他逝世之后,我们才在一个小角落里发现了大把大把的西药。这个顽强的中医药粉丝的生命也很顽强,活到了83岁,在一个风轻云淡的春日,在刚抽出绿叶的葡萄架下,没有任何痛苦地去世了。

有我这个可爱的爷爷做榜样,我老爹对中医、中药的信仰就更坚定了。老爹种植中草药,自己钻研一些药方,和现在的宅男们编写各种不同的代码试图突破 GFW 的封锁,是「异曲同工」的,都是人类「正能量」的体现,一个向病魔发起挑战,一个向信息封锁发起冲锋。我老爹堪称是一个「中药奇客」,勇于探索和尝试,也乐于接受各种失败。「反正死不了人。」他说,他坚信中医药对人体无害,就算治不好也不会毒死人。

我老爹和我爷爷不同的一点是,他已经意识到中西两种医疗技术是两套不同的哲学体系。比如:中医药里的经脉、穴位理论是西医里没有的,是不是西方人体内没有经络、没有穴位呢?这个问题纠结了他很久。我猜他现在可能也没想通。随着我老爹对各类医学知识知道得越来越多,他已经看不起小医院里的「拍片」了,对大医院里的 MRI 很感兴趣。这点也比我爷爷当年高明了很多。

—— —— ——

我父亲是一家老年报纸的长期订阅者,该报的内容可谓是一个「报纸版的以老年养生为主题的微信好友圈」。有志于通过微信贩卖老年人用品、药品、保健品的「微信小编」们,应该去认真学习一下这个报纸,这里就不点报纸的名了,以免有「软广告」之嫌。

可能就是这家报纸将我父亲的私人信息泄露了,于是很多全国各地的中医、中药、中医院外呼电话都打给了我老爹,不分昼夜,不分周末、节假日。

我老爹是一个很真诚的人,也很随和,已经告别工作岗位很多年,有的是闲暇时间,他总是很有礼貌地听那些东北口音的小姑娘把话说完,然后咨询一下药物的成分和功效,然后就觉得不对劲。他说:「田七性温、大黄性寒,你说的这个药缺乏『温、热』相辅相济,这个配方不对,有问题,吃了会加重病情。」

我猜测那个东北口音的小姑娘当场就蒙了,万万没想到啊!尼玛啊!万万没想到是在和一个资深中医药爱好者对话啊!

这还只是开始,我老爹接下来就会阐述他所认为的最合适的配方,并建议东北小姑娘将这个信息反馈给药厂的「研究员」进行改进。我老爹曾经干过很多年的教师,还做过小学、中学校长,讲起话来不用喝水一个小时没啥问题,这是人家基本功。那些东北口音的小姑娘就又蒙了,我老爹态度诚恳、语气舒缓,专业术语一套套,说起来没完没了,轻轻松松一个小时就过去了,东北小姑娘一看急了,不行啊,这尼玛一天的外呼工作话务量完成不了了,咋办啊?搬救兵吧!就说「大爷你说的很对,你看这样,我把你的电话转给我们主管,让他直接和你对接?」

我老爹一听有药厂主管来了,很是开心,一口答应,于是一个陕西口音的男子开始和我老爹通电话了。我老爹将和东北小姑娘的对话简单给陕西口音男子概述一下,大概用时需要20分钟,然后陕西口音男子向我老爹推荐其他药物,我老爹又要咨询一下药物的成分,然后摇了摇头,感觉更不对了!他说:「麻黄、鹿茸、沉香这都是热性的,老年人往往体寒,但是你们这种配方会让老年人受不了!用丁香、豆蔻、五味子中和一下、过渡一下,不更好吗?」

这么几个电话下来,我老爹在这家「外呼公司」就出名了,都知道有一个擅长聊天、知识丰富、态度和蔼的「潜在消费者」了。所以,我老爹的那个红色的小电话每天响个不停,各种推广信息不断。

有时候,对方推荐的东西太「先进」,超过我老爹的知识范围,我老爹吃不准了,就让对方先挂电话,「我查查资料,你们再打。」

我老爹打电话找我,问我:「你们西安有没有这个『大×奥舒』?它的这个药怎么样?你帮我在网上查一下。」我说:「不用查,这就是一个傻逼公司,疯一样整天给人打促销电话,你别搭理它。」我老爹还批评我:「你这就不对,我和他们探讨一下医学知识,还是很有必要的。」我说:「你聊再多,也别花钱买它家的东西,都被药监局全国通报了。」我老爹很吃惊:「不可能啊!药监局通报了,它还这样四处销售就不对了!应该禁止啊!」

我也是从这之后才知道陕西的「特色中医药产业」已经渗透到了我老爹的生活。我老爹也是从这之后才知道了「药监局的禁令就是狗屁,陕西人根本不屌」。

后来再接到东北口音推广电话的时候,老爹上来就问「你家被药监局禁了吗?」,如果没禁,他就开始和对方开聊。不过,善良的老人可能从来都想不到,那些卖药的人咋可能承认被禁呢?

我老爹凭借自己在中医药领域内多年的自学、钻研,很快在外呼小妹子们打响了名气。有些外呼小姑娘打电话给他,第一句就是:「大爷,您好,我又来找你啦!我可喜欢听你唠嗑啦!」

一来二去,我老爹也乐了。他明白那些外呼小妹子并无恶意,但是他坚决不买任何产品,因为他在接听了大量电话之后,感觉这些都是「乱七八糟骗钱的」。然而,来自陕西各地的「特色中医药产品」源源不断地快递给了我老爹,让我老爹试用、试吃、试听…

这些快递小哥送来的产品包括:18个可外接 USB 存储的收音机、30多本《红×医药》、50多种试用新药(包括并不限于药剂、药丸、胶囊、药片)…这之中,有些还是重复的。我这善良的老爹还打电话过去,说:「重复了,别寄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收音机和《红×医药》还是源源不断继续寄来。

我给老爹分析说:「可能是你的个人隐私被多次倒卖到了很多公司手里,它们轮番给你发东西。」我老爹觉得有道理,在又一次接到外呼小妹子电话的时候,就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不排查数据啊?你们给我寄了30本《红×医药》了,内容一模一样,你们别再给我寄了,你们印这些东西也要花钱,不用重复给我寄一样的。」外呼小妹子连忙说:「好的,大爷,知道啦。」但是,还是没有什么卵用,几天后,又一本《红×医药》给寄来了!

时间久了,我老爹也烦了。他说:「我想把我的电话号码换了,我的电话号码很可能被好多医药推广公司知道了,天天推给我一模一样的东西,也不换个样!」他总结规律发现:每天早饭后、午饭前、晚饭后、新闻联播后,这四个时间点,是外呼小妹子最忙活的时候,准时会打电话给他。

有一个星期,他没接电话,试图让外呼小妹子忘记他。然而外呼小妹子和陕西口音的小伙子们始终忘不了他,每天四个时段里,他的电话都会密集地响起。一个星期后,等他再接电话,那外呼小妹子说:「哎呀大爷,你最近好吗?你不接电话,我们这些人都以为你是不是出去旅游玩去了呢?」

—— —— ——

我老爹每周都和我通至少一次电话,每次电话至少30分钟。我们父子俩的感情在我母亲去世之后更深、更浓。我还有哥哥、姐姐,每天都去看望老爹、陪伴老爹。我老爹的生活并不孤单。他喜欢看电视、看报纸、听收音机,他还可以骑车四处走动,身体很硬朗,兴趣爱好广泛。

但是,来自「陕西特色中医药产业」的工作人员们,给我老爹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乐趣,这是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人万万没想到的。

通过和「陕西特色中医药产业」从业人员的沟通、交流,我老爹目前已经形成了以下认识。他在电话里,向我陈述了以下四点。我老爹说话的时候很喜欢说「一二三四」,做总结陈述的时候更是要以「一」开头,他觉得这样显得专业,有权威,professional。

  1. 陕西人造的药不靠谱,药方有问题。
  2. 陕西人雇佣东北人打电话,东北的经济难道有困难了?要不咋那么多小姑娘去给陕西人打工?
  3. 依然坚信中医药是个好东西,但是被一些「陕西人」玩坏了!
  4. 更加惋惜当年没有保存下来的一些祖传的古医药书,「如果有了那些书,有那些珍贵的祖传药方,陕西人弄的那些药根本就没市场了!」

在「陕西特色中医药产业」的轮番轰炸之下,我
老爹目前已经对国药准字号的中医药、中成药、中药药剂之类的东西完全丧失了信心。现在医生给他开药,他都会叮嘱一句:「国产的,尤其是陕西产的中药、中药药剂别给我开了,我家里有免费试用的一大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