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牙

可能是在 2013 年底,我减肥的时候对自己太狠,营养不够,导致下排牙齿中间靠右的门牙都有些松动了。这只是我的猜测。

2014 年,我开始在高新医院口腔科 巴晓晔 医生的帮助下,对我的牙齿进行「专业级」的养护。她告诉我,其实我的下排靠右的「中切牙(俗称门牙)」是牙周炎引起的。她还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如果一个人牙齿松动,那么这个人往往不会再容易患蛀牙了。因为蛀牙和牙周炎是两种不同的「菌群」引起的。

所以,我可开心了。

按照巴医生的叮嘱,我开始使用牙线、漱口水、牙缝刷来对牙齿进行综合性、全方面的保养。我现在如果在饭后不清洁一下口腔,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我还知道了每个人都有口气,每个人的口气都不同,由于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没有达到口腔清洁的标准,所以这些人都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口气,并不知道自己口气多么难闻。

不过,我知道了。因为我成功地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口气,知道了没有口气的清洁的口腔是什么味道,也因此知道了各种口气的不同,有些令人作呕,而有些令人欢愉。

我是非常感谢 巴晓晔 医生的,所以,我对她是非常的信任。

在巴医生帮助下,经过 2014、2015、2016 两年的高水准保养之后,我的牙周炎有所好转,但是下排右侧中切牙依然不时有松动。巴医生给这颗牙拍了几次片,基本断定牙周炎已经扩展到了这颗牙的牙髓,并导致牙髓出现了问题。

也就是说:尽管我这颗牙看上去还能用,其实内部的牙髓已经死亡了,如果不及时处理,它左右的「邻居」也会受到影响。

权衡再三,在 2017 年 1 月 19 日下午,巴医生对我的「中切牙」做了「根管治疗」手术。

这是令我大窘的一个手术。打完麻药之后,我的下颚就不属于我了,成了巴医生的「手术台」,她先在「中切牙」上钻了一个洞,然后拉出来一段已经变成白色的牙髓。她说:「正常的牙髓应该是红色的,你这颗牙的牙髓下面很大一段都白了,只有上面一点是红色。」

这意味着,我的这颗牙今天已经「脑死亡」。巴医生下一步的治疗将是将牙齿填充上一种「填料」,让害死牙髓的菌群不再扩张开,同时还提醒我要继续保持科学的「口腔清洁方法」,如果牙周炎可以缓解,那么这个「脑死亡」的中切牙还是可以使用很久的。

做完手术之后,我对着这颗已经「脑死亡」的可怜的中切牙说了一句:「Thank you, God b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