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终阅读报告-经济观察报

第二节:《经济观察报》为消失的历史做纪念

在写这片文章的时候,我特意地把从2001年至今一共四套《经济观察报》摆放在一起。橙色的皮肤,匀称的身材,《经济观察报》开启的是一个把枯燥的经济现 象搞成时尚读物的“瘦报与橙色”时代。2001年我在佛山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这份报纸,有一种惊艳的感觉,我当时还不知道这家报纸的投资者是来自我的家乡 的山东三联集团。

2001年的《经济观察报》还不是瘦长的模样,当时的年终版有48个版,02年有40个版,03与04都是56个版。而《经济观察报》主要的竞争对手《21世纪经济报道》则雄赳赳地用100个版死死地压制着他。

其实对于年终版,厚度并不是最重要的,现在许多报纸的日常版面都已经和杂志相差无几,比如新京报的一周年版,达到了创记录的352版。年终版最好看的还是它的内容,如果在内容上没什么可读性,而仅仅是罗列一年内的精彩文章,这并不值得读者掏钱去购买。

01年,《经济观察报》的A1版是“热爱财富”,02年是“转型力量”,03年以“中国印象”为总标题,进行了大手笔的回顾,而在04年,《经济 观察报》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了小资、中产的那骨子里的矫情——“正在消失的历史”。废话,历史总是消失掉的事物的记忆,不消失能叫历史吗?

这份报纸是12月27日的,但是习惯上,西安等大城市的读者都可以提前一天看到它。上篇文章中已经提到了《经济观察报》的许知远写的那个文章,但 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李翔的《里根谢幕》、覃里雯的《欧盟东扩》与《告别纯真年代》。其他的一些文章就有软广告的嫌疑了,但是可以把软广告写成这样,也是 需要深厚的功力的,拍马屁也拍得比较正,不至于让人倒胃,比如:《倪润峰与19年的商业传统》、《符号韦尔奇》。

综观本期的《经济观察报》,它的内容编排手法与04年11月11日新京报的一周年特刊非常想象,也在每篇文章的边上附带着本年度报社记者曾经写到 的相关文字。从36版开始,针对火车、老上海、边城、鄂温克人等等濒临消失,或者已经消失的人与物进行了布尔乔亚式的感叹。那架势,就好比一个已经在18 世纪死掉的老牌英国绅士的鬼魂,看着属于自己年代的东西在300年后一点点消失那样。

我重点说的是李翔的《里根谢幕》、覃里雯的《欧盟东扩》与《告别纯真年代》这三个文章。这是精华。
不只这三个文章,本期的其他文章也有这样的一种主题意识——我们的世界在不可逆转地变化着,一些老的东西消失了,这些消失的东西有的是有价值的, 比如漂亮的景泰蓝、幽雅的四合院、可以唤起我们童年回忆的老火车、、乃至那建立在银行利率十几年不变之上的安全感……这些全都消失了。

在《里根谢幕》中,李翔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对里根的尊敬,认为他在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等各个领域给后来的美国都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李 翔通过里根发泄了自己对自由经济制度以及有限政府的强烈崇拜,同时也通过里根的嘴来嘲讽了前苏联高级政客的无知与低能。他在文章最后甚至有点肉麻地说“像 无数伟大演员一样,我们清楚地记得他的每一个精彩镜头”。

覃里雯是我比较稀饭的一个作者,她的文字充满理性的思辩,与许知远那样故做高深、道貌岸然的姿态非常地不协调,不过奇怪的是,我发现这家报纸经常 把他们两个安排在一起去中东或者欧洲、美国等地区去采访,也许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或者是用覃女性的理性来稀释一下许男性的感性。或许吧?

和茅于轼(茅于轼:欧盟宪法令人羡慕)一样,我也高度稀饭欧盟这个从基督教新教国家逐步扩张天主教国家以及东正教国家的组织,而现在欧盟已经扩张 到了亚洲的边上,土耳其的入盟谈判已经启动,这或许是第一个加入欧盟的穆斯林教占主体的国家。这是不是意味着有着几个世纪纷争的基督徒与穆斯林的和解呢?

茅说:“我们之所以羡慕,是因为我们自己远远做不到像欧盟那样的成熟和理性,百姓的命运还不能由自己掌握。大陆和台湾有共同的语言,文字,历史,文化。但 是双方的误解虽然经过近三十年的通商和人员交往,还远远没能消除。一边要统一;一边要独立。双方都在为自己的正义而奋斗,并不惜为之一战。这可不是说说而 已,两边都在买军火,布置阵地,搞军事演习。我们百姓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欧洲大陆自文艺复兴以来形成的理性社会思维、民主政治架构,使得他们在整个欧盟成立壮大的过程中,采取了当年美国独立的形式——以民意为发端,以 谈判为手段,放弃暴力与强权,以经济和文化为纽带,以共同的政治、经济体制,类似的文化形态为基础,以建立和谐统一的利益共同体为目标。这点,中国人是一 直没做到的,中国人习惯上是你死我活,完全统一,高度一致,说一不二,团结在核心周围,从而丧失了整个社会肌体的有效进化,以至腐败丛生,脓疮满身。

但是,欧洲的宽容与多元却被西班牙的火车炸弹和荷兰的暴力刺杀所打扰,欧洲人开始警觉——对于极端组织还要不要保留宽容?穆斯林的大批进入,对欧洲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欧洲人有没有必要拾起天主教或者基督教的教义如同美国那样以耶稣基督的名义向穆斯林恐怖分子发起圣战?

欧洲的平静消失了,那么欧洲的一体化怎么进展下去呢?欧洲人充满了忧虑,而我这个与欧洲距离十万八千里的普通的中国人也在想:欧洲这么令人羡慕,却又是这么脆弱?

我不由得陷入了《经济观察报》所设置的这个棋局——令我们羡慕的欧洲都这样了,那么我们中国呢?我们自己又会怎么样?

《经济观察报》隐藏得很深,他不直接说出自己的意图,而是通过种种姿态来暗示它所追求和坚持的方向——理性、建设性。这点其实正是欧洲所具有的,而中国缺少的。

2004年终阅读报告-南风窗

第一节:《南风窗》自称是主流,那么对立面是谁?

每到年底,各个报纸杂志都制作了年终的特刊、专集。虽然年终版越来越有编辑偷懒而拼凑一年稿件的嫌疑,但是有些书报的年终版还是不容错过的。当然由于个人的喜好不同,我说的这些评论都是个人观点。
不管怎么说,年终时节总有这么一个阅读的盛宴等我们来上座,这是一个各种思想和知识进行交流碰撞的季节。

虽然中国的这个冬天的天气有点冷,但是书报杂志的市场却是非常的热火。这点,是可以从书店报摊老板的面部表情上看出来的。

12月15日,发现《南风窗》的12月下已经出现在了报摊上。这本杂志提前一天上市,也开启了我的年终阅读。一直以“For the public good”(为了公共利益)为宗旨并把这句话用英文写在了刊头上的杂志,这次在年底推出的是“公共利益2004年度排行榜”。在气势上竟然与前段时间《南 方人物周刊》推出的那期“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遥相呼应,南方人物周刊的那期备受解放日报、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批评。

至于他们为什么用那样严厉的话批评南方人物周刊,那就不是本人可以决定的了。不过这也说明“以市场化为基础的商业媒体已经开始挑战以政治化为目的 的喉舌的话语权”了,至于到底是市场战胜政治,还是政治扼杀了市场,在目前来说,还真难预测。不过,出于对自由经济制度的偏爱,我还是希望市场可以逐步战 胜政治因素。话有点远,南风窗的这期明显比南方人物周刊聪明了一些,避开了官方意识形态比较敏感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提法,而是重点描述“公共知识分子” 为之坚持努力并积极代言的“公共利益”,同样的年终刊的刊首语,南风窗的社长陈中在题为“政治文明与公共利益”这篇重要文章中,开卷明意——“在岁末年初 交替之际,南风窗作为今天中国主流社会的主流媒体,平添了几分历史的思考。”

这句话很值得推敲的。南风窗是主流了,那么什么成了非主流呢?自然,站在南风窗一边,并持类似政见的其实是主流,而站在他们对面并持类似政见的岂不就成了非主流?

其实主流与非主流是相对的。中国是这样的一个国家,它拥有目前这个世界上最丰富的社会形态——“他的经济表现傲然, 他的文化心理却停留在上个世纪,甚至上上个世纪,他的不同的领域处于不同的历史阶段,并且遵循着不同的规则。外部世界对于中国的推断失误常常就在于,观察 者习惯用其中的一个变量来推导整个公式”(经济观察报04.12.27第2版许知远《寻找未来的历史》)。许这个人的许多文章我不爱看,年底了,看在他是 主笔的面子,看了一下,还真找到这么一句觉得有点道理的。

从这点,我敢说——南风窗所代表的主流,其实是一个阶层的主流,而更多的东部南部以及部分西部中产阶级的思路。未必是全部中国人的主流。
不过南风窗的这的刊首语写得真不错,强烈推荐阅读!

南风窗的这期分为年度人物奖,看一下这个名单,就知道,这简直就是《南方人物周刊》“公共知识分子50人”榜单的补遗版。还有一个年度组织榜,值 得注意的是南风窗强烈地把一些NGO组织列了出来,比如“云南大众流域”、“阿拉善SEE基金会”、“福特基金会”、“泉州纺织服装商会”、“北京望京方 舟苑业主维权会”。

84页黄卧云的《对立面的价值》一文非常值得阅读,五星级强烈推荐。这文简直就是对解放日报、人民日报等媒介高唱“高度团结、高度一致”等论调的当头一棒,能通过XCH部的审查,也真是不容易。

反日的理由是什么?

其实目前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斗争,并不完全是利益斗争,而是意识形态的对立。
利益之间的争夺可以通过贸易交换来实现,比如我们现在缺少石油,那么就可以化钱从外国购买,而未必非要去占领一个石油产出国。那是殖民时代的动作,现在呢,则是通过贸易交换。当然了贸易交换也有各自的利益,不过这毕竟是一种更加文明的掠夺方式。

中国和日本有无根本利益冲突?日本现在到底对中国有多大的敌意?这都是很难说的。比如两国之间都比较关心的台湾问题——现在台湾和日本实行了类似的民主政 治构架。而中国实行的是一D专制,这点人家就很看不惯你了。小泉和扁的权力都是通过选民投票产生的,他们就很看不起我们的权力是通过D内继承而产生。所以 呢,就会怀疑,你这领导人是不是可以代表自己的国民说话啊?

同样,日本人现在许多的动作并不是针对中国国民的,细心的人要看到,目前中国的国民与政府之间隐含的对立。国外的许多所谓的敌对势力其实并不是针对普通的 中国人,而是针对的这个未必代表民意的政府,尤其是游离于政府之外,却又处处控制着政府的D。而D最好的反击方式就是挟制国民,向国民灌输一种要被国际敌 对势力“颠覆”的恐怖感,激发起国民对周围所谓“敌对势力”的战斗欲,其实维护的恰恰是他们自己的利益。(谢谢wait4c,可以让我把这段话打出来而不 被屏蔽,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以上只是一个举例,呵呵,其实类似的意识形态差距是很大的,我们的台湾分裂分治已经50多年了,这50年来两边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台湾走的是类似美国、 日本的路线,而我们走的是苏联路线,想想吧,这样的兄弟二人怎么可以走到一起呢?同样,朝鲜和韩国也是这样。德国统一了,但是德国的统一并没有弥补上东西 两德之间的国民的差异,这些差异都是一种意识形态、社会价值观的差异。

同样,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一边要打倒撒大木政权,一边向伊拉克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原因之一。不要告诉我说美国打撒大木是为了石油,中国现在也缺少石油,中国 为了获得石油也做了不少努力,包括在联合国对撒大木政权的制裁还没解除的时候就向撒大木提供援助,中国不是号称最听联合国的话吗?

最后,我们要认识到,D其实未必是反日反美的,一旦有生意,大家还是可以坐下来商量谈谈的。京沪高速这么大的一个单子,最后拍板的自然不是你我,是谁呢? 为什么屡屡传出来让日本做的消息呢?要是D真的反日,不就早早地让日本死了这心啦?所以说,京沪高速修建不修建无所谓,其实是D的一个筹码。

读《对大家群情激愤的“抵制日货”誓师的另一种想法》有感。

自由

愤青、粪青、小资、精英、左派、右派、自由主义、新左、公共知识分子……
这些那些的名称在时政论坛里决少不了的
但是我们对于这些名词总是出现了这样那样的误读
每个人都对这些名词有自己的解释,而这些解释在各个派别之间的文攻武吓中逐渐修正,逐渐重新定义

事情到了最后,就像现在这样:我们给自己的定位,并且以之为自豪的称号,恰恰是别人最鄙视最厌弃的
在写这个回帖的时候,我就想:我们在使用网络这个工具来实现我们的言论话语权的时候,对自己的辩论对方到底有什么程度的了解呢?

如果辩论双方在名词的涵义上都未形成一致的话,那么双方的辩论只能是越走越远,各说各话,分歧越来越大
害怕或者肆意歪曲民主与言论自由的人开始以这来当做攻击民主、言论自由了——你看,让你们在虚拟空间里说说话都闹成了这样,要是在中国真正实行民主制度,还不乱?

长期以来,这已经成了中国官方拒绝给人民民主权利的一个借口。不只一个中国高官说:“中国人没有民主素质,不能实行民主制度,必须有党来统管天下……中国必须实行专制制度。”
而事实恰恰是中国人连民主的环境都没有,更毋庸说公民权利教育,有权才有利。而中国有的被当做肥羊是人民,而不是有政治决策选择权的公民。

话说多了,我们都处于一个国土,都是一个民族,同文同种,但是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么大的分歧呢?
情感、女生版面火得要命,而评论版面就这么几个老脸天天掐架。我们为什么掐?

我想说的是,愤青、粪青、小资、精英、左派、右派、自由主义、新左、公共知识分子……等等甚至更多的族群、更多等级的人,并不是拥有最终决定权的人,但是 他们(这里面肯定包括你我)都迫切渴望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让这个世界更公平,让正义得到伸张,让道德得到发扬,让腐败堕落得到遏止,让自己和自己周围的 人活得更有自尊,更有幸福愉悦感,让自己和自己周围的人可以自由地呼吸,让更多的人(当然包括自己和自己的亲人)可以自主地决定自己的命运……

其实国人活在一个歪曲的空间里,掌握维护这个空间的是一个依靠屠杀自己同胞而积累起来的惊人的带血的红色资本+权贵阶层。他们控制着国内的大小媒体,甚至 在海外还设置了香港《文汇报》、香港《大公报》、法国《世界报》、美国《国际先驱导报》、香港凤凰卫视这样的婊子媒体为自己说话,他们基本上封锁了互联网 络使我们不能自由地登陆google、blogger,不能正确地客观地明晰地了解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控制着我们国家的经济命脉,他们把国有经 济搞烂了,然后贱卖掉,他们掏空了中国的股票市场,他们抬高了中国各个城市的房价、教育费、医疗费和税收,他们压低了中国人的平均工资,他们的孩子基本上 都有了外国的国籍……
他们的人数不多,但是能力却非常大,他们是真正祸国殃民的一小撮人!他们设置了农业户口和城市户口,他们用暂居证卡死了孙志刚,他们有意隐瞒了SARS的真实情况,他们还隐瞒了河南人卖血感染AIDS的真实情况,他们使农民的土地被征用……
但是,他们竟然自诩是伟大、光荣、永远正确的,并要继续加强执政能力,领导我们创造新的世界,从胜利走向胜利,他们好象从来就没失败过一样!

在这样的一个高压的环境里,所有的愤青、粪青、小资、精英、左派、右派、自由主义、新左、公共知识分子等等等等,其实都是肥羊!一批批一层层地被盘剥,养育了一个狼权至上的以人肉为食的阶层。

我想说的是,不管愤青、粪青、小资、精英、左派、右派、自由主义、新左、公共知识分子之间的分歧再大,但是大家的根本出发点都是一样的——为了自己的人权自由与国家的繁荣富强,我们的不同是细节与技术层面上的不同,而不是最终目标和最终利益的不同。

如果我们真正拥有了中国宪法上所规定的那些权力条目的一半,我们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活得想奴隶一样!在某些人的眼中,中国人不配拥有这些权力,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我们是要永远遭受盘剥与压榨的奴隶。

鲁迅先生说过,中国人的历史其实只有两段——一是做稳了奴隶,一个连奴隶都做不成了。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成为一个人呢?

当年我看《勇敢的心》的时候,当我看到华莱士高喊着“自由”被杀死的时候,我在电影屏幕前压抑着自己的哭泣,泪流满面。我直到现在还记得,走出学校的那个不大的电影厅的时候,自己心中的那种压抑,非常想找一个高远空旷的地方喊一嗓子——自由!!

我们的自由被谁人拿去了?

这是中国当代民族主义“愤青”调查 爱国还是误国?一文的读后感。

日本又一个阴谋与北印又一个煞笔

[germany]今天在青年评论发了一个帖子<日本人的又一个阴谋>,忘记是第几次看到了,总之一看这题目就很恶心。

因为这题目在提醒我们,总有些煞笔在寻找愤怒的理由,找一些不是借口的借口来发泄自己的爱国热情。
这种爱国激情好象被压抑得很久的青春期性欲望一样地被释放了出来……

这个文章是说将要是上海建设的世界第一高楼造型上与中国风水上的什么什么很一样,由此推断出日本人要用这个大楼来占尽我中华的风水,并说:“第一高楼一旦建成,中国必亡!”

我靠!!这楼真牛B,这可真是个厉害家伙!比原子弹好多了!盖个楼就可以压死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真牛B。

看完这文章,我不由得赞叹!日本人怎么把中国的风水学得这么好呢?尤其是设计这楼的日本建筑师,真是风水专家,这样的设计需要我中国风水人士“对照祖上留下的典籍并翻阅了很多相关的风水学古谱,结合自己平生所学”才可以得到验证,有所觉察。

你奶奶的,日本人真阴险,用我中国人的风水学来害我中国人,这还了得!

其实这大楼盖不起来,是因为资金的问题。而非风水的问题,楼主在第一帖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但是[germany]连续转五个帖,来证明什么风水,这就很滑 稽了。风水有多大的科学依据,这个不好说,用没什么依据的资料来推断出结论,自然是荒谬,但是为什么煞笔愤青们还是把这垃圾文章转来转去呢?是他文化素质 低吗?未必,都大学生了。是他真的不知道这荒谬吗?也未必。因为这事情,让愤青一看到日本这两个字,眼睛就红了,心志就没了,就知道一个字“恨”了。

现在是这些弱智的煞笔愤青的脑子里有种歪曲邪恶的理论——凡是日本人的东西,都是想办法来害中国人的,比如鄂尔多斯、比如NIPPON油漆……凡是日本人对中国人都存有谋害之心的……

是什么让他们到处没事找事去挖掘“恨”的理由呢?甚至不惜“对照祖上留下的典籍并翻阅了很多相关的风水学古谱,结合自己平生所学”得到这个恨的原由,这不是煞笔自寻烦恼吗?真他妈的煞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