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厚道


相关阅读:feedly已经开始超越reader

Google今晨宣布:有可能关闭在中国的分支机构和业务

Like many other well-known organizations, we face cyber attacks of varying degrees on a regular basis. In mid-December, we detected a highly sophisticated and targeted attack on our corporate infrastructure originating from China that resulted in the theft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from Google. However, it soon became clear that what at first appeared to be solely a security incident–albeit a significant one–was something quite different.

First, this attack was not just on Google. As part of our investigation we have discovered that at least twenty other large companies from a wide range of businesses–including the Internet, finance, technology, media and chemical sectors–have been similarly targeted. We are currently in the process of notifying those companies, and we are also working with the relevant U.S. authorities.

Second, we have evidence to suggest that a primary goal of the attackers was accessing the Gmail accounts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s. Based on our investigation to date we believe their attack did not achieve that objective. Only two Gmail accounts appear to have been accessed, and that activity was limited to account information (such as the date the account was created) and subject line, rather than the content of emails themselves.

Third, as part of this investigation but independent of the attack on Google, we have discovered that the accounts of dozens of U.S.-, China- and Europe-based Gmail users who are advocates of human rights in China appear to have been routinely accessed by third parties. These accounts have not been accessed through any security breach at Google, but most likely via phishing scams or malware placed on the users’ computers. 继续阅读Google今晨宣布:有可能关闭在中国的分支机构和业务

大爷们,玩够了么?

2009年底的互联网严冬,是一场人为的国进民退,是一场可耻的知识产权、话语权的剥夺,是对公平、开放的肆意侮辱,是对自由市场经济的恶意破坏,是赤裸裸的违法行为。

我两个朋友的博客,都在这场“整肃”中遭殃了——

  1. 一个是丢了域名。blogno.cn,他苦心经营了四五年的个人博客,一夜之间被取消了域名。当年CNNIC推广.cn域名的时候,信誓旦旦地宣传什么中国人就要用.cn,是中国人就得用.cn,还说什么.cn比.com稳定…现在好了,连中国人都不能用.cn了,得是中国公司或机构才行,中国人没资格用!论稳定性,那就更好笑了:正用得好好的,一个纯属个人的小博客,又没干啥坏事,说给人取消就取消了,连个招呼都不打!这叫哪门子的稳定性?
  2. 另外一个,也是.cn域名的:xianuu.cn,离奇的是,这个域名未被取消,而是服务器被关了。这个博客,也是温和得如同死鱼一样,而且由于作者平时很忙,已经很少更新了,偶尔更新一两次,和反动、政治、色情等等也毫无关系。被关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网站放到了河南一家IDC的空间上,这个IDC的机房被断网了,于是几十万个网站就这样死了。害得他现在连自己网站的数据库都导不出来,自己辛苦积累几年的文章,现在都成了服务器上的死尸。

这就是中国的互联网吗?知法守法的他们,自己花钱、自己做博客、自己申请域名、自己写文章、自己放广告代码,不偷不抢不坑蒙不拐骗,安分守己的、甚至略带保守的本分中国人, 继续阅读大爷们,玩够了么?

互联网还存在机会吗?

…中国国有资本牟利冲动和政府政治稳定的需求相结合,对互联网领域必然加强管制。而导致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互联网行业的活力有所桎梏。尽管互联网的发展,永远充满惊奇,然而考虑到官员们高度关注这个行业,并且国有资本开始垂涎这个领域的高利润,那么对于中国本土互联网行业的前景,我们不能太过于乐观。…

…中国人似乎对欧美跨国公司抱有天生的崇敬之情,似乎这些巨无霸翻云覆雨无所不能。但在互联网行当里面,这是个例外,因为中国本土网络企业将国际网络巨头统统杀得片甲不留!…

…因为这是中国经济中被管制最少、准入门槛最低的行业,企业家精神在这个行业充分爆发!那些审批惯了大项目,嘴里笔下动辄“统筹规划”、“合理安排”的政府官员们,在互联网革命兴起之时,大多已达四五十岁之龄。他们不理解,也不明白互联网革命引发的浪潮,别说他们,就是网络行业的市场资深人士,现在也不明白这个行业最终发展方向。既然大家都找不到北嘛,那么“合理规划促进健康发展”云云,也无从谈起。这行业管制条例怎么写,当官的都没法下笔。这个领域,也是国有资本最少的,所以政府也不会三天两头出政策搞宏观调控,更不会“大力扶持”。… 继续阅读互联网还存在机会吗?

崖山之后无中国

【先整理一些资料放在这里,等有时间了,等“崖山之战”和蒙元的种族灭绝罪刑收集个差不多了,再好好写一写。】

公元1279年二月,南宋残军与元军在新会崖门海域(今属广东省江门市)展开了一场历时20多天的大海战,双方投入兵力数十万,动用战船2千余艘,最终宋军全军覆没,丞相陆秀夫背着年仅9岁的皇帝赵昺蹈海殉国,赵宋王朝灭亡。

1276年初,蒙古铁骑一路南下,临安沦陷,南宋朝廷土崩瓦解。年幼的益王赵昰和广王赵昺,在母亲杨太后的带领下,逃出都城,到达温州。大臣陆秀夫派人招来了躲藏于此的陈宜中,大将张世杰也率兵从定海前来会合。五月一日,赵昰在福州即位,是为端宗,改元景炎。陈宜中被任命为左丞相兼枢密使,张世杰为枢密副使,陆秀夫为签书枢密院事。

南宋虽然投降元朝,但福建、两广大片地区仍处在流亡小朝廷的控制之下,李庭芝也在淮东、淮西地区进行着顽强抵抗。但淮东、淮西等地相继失陷,李庭芝战死。景炎元年(1276)十一月,元军逼近福州,此时福州有正规军17万,民兵30万,淮兵万人,足可一战,但由于主持朝政的陈宜中胆小怕事,因此小朝廷立足未稳,就又开始了逃亡。

离开福州之后,小朝廷只能四处流亡,辗转泉州、潮州、惠州等地。景炎三年(1278)春,来到雷州附近。逃亡途中,宰相陈宜中借口联络占城,一去不返。端宗在逃亡途中患病,四月十五日病死,年仅11岁。端宗死后,群龙无首,眼看小朝廷就要分崩离析,陆秀夫慷慨激昂,振作士气:“诸君为何散去?度宗一子还在,他怎么办呢?古人有靠一城一旅复兴的,何况如今还有上万将士,只要老天不绝赵氏,难道不能靠此再造一个国家么?”众臣便又拥立年方7岁的赵昺为帝,改元祥兴。 继续阅读崖山之后无中国

用AdSense给四川灾区捐款

今天收到了Google AdSense的一个电邮,内容如下:(注:斜体字为本博的批注)

尊敬的发布商

您好!

我们发送此邮件是通知您AdSense收入捐赠功能已正式上线。通过捐赠功能您可以把帐户中未支付收益的一部分捐赠给慈善机构,捐赠的款项将用于中国四川地震灾区和缅甸飓风灾区。您可以选择捐赠的金额,以及捐款在两个国家的分配比例。如果您愿意进行捐赠,请访问捐赠页面。(此前只有英文版,这次推出了中文版

进行捐赠时请注意以下重要信息:

*您可以捐赠您2008年11月30日之前未支付金额的一部分。您可以在帐户中的“付款历史”查看您的未支付金额。(实际捐款的流程中,还会要求你输入你的AdSense广告第一天的发布时间和广告展示次数

*您的收入将捐赠给慈善基金:Tides基金,此基金专门用于支援中国地震和缅甸海啸的灾后重建。(在这里你可以选择捐献给两个地区的不同比例,我将我的9.99美元的捐款100%给了中国四川灾区,按照今天的美元兑换比例来看:9.99 US$ = 68.7481505 Chinese yuan)另外,您的捐款的1%会被提出作为Tides基金的相关捐赠处理费用。(知道中国红十字会的是多少吗?5%以上!

*要进行捐赠,您需要先完成帐户中的纳税信息提交。查看如何提交纳税信息。(谁说Google不是合法的纳税企业?

*您捐赠的金额仍然会计在您2008年的总收入中。(你捐赠的钱是Google帮你付账的,其实钱还在你的收入账单中

*Google不会为您处理此捐赠的相关税款。(尽管Google帮你付账,但是税款还是你自己支付吧

*一旦我们确认您的信息并处理完您的捐赠请求,我们将为您发送一封确认邮件作为此次捐赠的收款凭证。(我今天下午已经收到了确认信

感谢您的爱心! (不客气,我一直想为灾区人民做点事情,捐赠点东西,但是信不过国内的红十字会等机构,这次通过AdSense完成了心愿

[转]我们就是体制

龚晓跃说: 连岳兄的《我们就是体制》,是今年中文世界最重要的文章。但,我觉得《我们就是体制》这个文章,是5000年来,有汉字记录以来,最重要的十个文章之一,最重要的前五个文章之一,最重要的前三个文章之一。

下面,请允许我以一种衷心的、诚恳的、五体投地的、肝脑涂地的、坚决果断的、义无反顾的、加倍努力的心情来全文转发这个文章。

我们就是体制

作者:连岳

毒奶粉事件发生到现在,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是体制的问题。
在层出不穷的悲剧里,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是体制的问题。
是不是体制的问题?是,这绝对是体制的问题。
从SARS到现在的毒奶,处理方法是一样的:先瞒、瞒不了骗、骗不了就承认一部分,然后撤几个官员了事,最后宣传包装成一件功劳。
如果这次毒奶粉是传染病毒,估计全球都得死伤惨重——可谁能保证下一次不是病毒呢?

是的,如果我们有言论自由,如果我们有选择及罢免政府的自由,如果我们有强大且独立的媒体,如果我们有游行示威的自由,如果我们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是的,这样的体制才能保护我们。
我们有没有这样体制?没有。
所以可以很自然地说出那句话:这是体制的问题。李长江下了,不过换个张长江。什锦八宝饭馊了,不过上碗平强汤。
所以,算了吧。 继续阅读[转]我们就是体制

氰胺养育中国人

22家企业都将奶粉里配以氰胺啦,原来,奶粉是不应该含奶的,是含氰胺的!更重要的是,氰胺奶粉都是内销的,出口的以及供应奥运会、残奥会的奶粉里就没氰胺!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咱们中国人把好东西、有营养的东西都留给咱们自己啦!

喝自己的氰胺,让鸡巴外国人喝奶去吧!

为了响应振兴中国企业、民族品牌的号召,为了我们中国化工企业的兴旺发达,我决定,以后专喝各种高纯度氰胺啦!

同时,为了配合我的这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决定,我还把海内里的奴隶都改成“氰胺”系列的昵称,以实际行动支援国产氰胺工业!

你把奴隶 李卫华 的昵称改为 “山东美妞造氰胺”。
你把奴隶 蒙鲨小鱼 的昵称改为 “古城热线买氰胺”。
你把奴隶 妞妞 的昵称改为 “骑着小车喝氰胺”。
你把奴隶 laoegg 的昵称改为 “茶叶氰胺最好喝”。
你把奴隶 李彦东 的昵称改为 “氰胺养育中国人”。
你把奴隶 张慧美 的昵称改为 “酱油也得兑氰胺”。
你把奴隶 严建设 的昵称改为 “喝水也得兑氰胺”
你把奴隶 陈鑫 的昵称改为 “专喝各种奶氰胺”。
你把奴隶 柳依依 的昵称改为 “不喝奶粉喝氰胺”。
你把奴隶 邓玉国 的昵称改为 “奶粉就得加氰胺”。
你把奴隶 徐哲 的昵称改为 “宝鸡惠民加氰胺”。
你把奴隶 刘丹 的昵称改为 “河北三鹿加氰胺”。 (见图

新疆·新疆·新疆(已更新)

北京8月29日电——官方媒体新华社报导,27日21时20分,新疆喀什地区公安民警和工作人员在伽师县调查案件时,遭到数名犯罪嫌疑人袭击,导致2人牺牲,5人受伤。【200808291606更新】
北京8月13日电——官方媒体新华社报导,中国新疆一辆载着学生及其家长的公共汽车周二发生翻车事故,共有24人死亡。
北京8月12日电——官方媒体新华社报导,新疆喀什附近的一个公路检查站周二早晨受到袭击,三名安保人员被刺死,另有一人受伤。
北京8月10日电——官方媒体新华社报导,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当日2时30分许发生爆炸案件,公安民警当场击毙五名不法分子。
喀什8月4日电——官方媒体新华社报导,中国警方称周一新疆喀什发生的爆炸袭击事件疑似恐怖袭击,袭击造成16名武警死亡。


08月11日16时的金牌榜

1,这是一个多么精妙的对比…
2,一方越向上越多,越向下越少,另一方越向上越少,越向下越多;
3,一方面成绩很多,基础薄弱,金牌雄厚,银铜欠缺;
4,另一方面正好相反,3、4、5,一个坚实的正三角形;
5,我们,是一个虚无的、不稳定的、没有根基的倒三角形…

汶川大地震七七祭

我家乡山东的风俗是,一个人死后要经过七七四十九天才可以完全认识到自己已经死掉,并熟悉另外一个世界的生活。

今天,是汶川地震发生之后的第四十九天了。余秋雨老湿含泪劝告你们的父母妻子不要再“哭闹、上访”了…王兆山老湿甚至羡慕你们提前走了几部,可以无忧无虑地看奥运会了。

你们走的第七天,全体中国人都为你们哀悼了三分钟,然后很多人的日子就照旧了。这个国家还是那样,你们的死并没有从本质上给国家带来任何的变化,甚至一些积极的信号现在都看不到。媒体依然呆滞而封锁,权贵一样强横而嗜血,股市继续驾崩,经济增长与老百姓的实际利益提升毫无关联…强势者更强势,弱势者更弱势…

或许是我这人的地位太卑贱,职位太草根,不知道党国高层们从导致你们死亡的灾难中获得了什么样的提升,也不知道我们这个“多难兴邦”的国家要经过多少灾难才能振兴。

但是地震却改变了我,让我深刻认识到生命的脆弱,从而更加珍惜身边的一切。因为我们脆弱,因为一切都来之不易,而一切丢掉、失去得却那么容易,所以更珍惜。

因汶川地震死去的人们,你们安息吧!祈祷你们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在22岁之前,用8年的时间理解了“宽容”两个字的含义,在2008年,我用了一个瞬间,明白了“脆弱”和“珍惜”两个词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