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轶事(之一):活到老,学到老

我老娘在世的时候,老爹嫌她做饭不好吃,抱怨了不知道多少次。子女们有的时候都看不下去了,就说:你嫌俺娘做得不好吃,你自己做啊!

老爹总是笑笑,然后说:“我如果学会做饭,一定比她做得好吃!”他一边抱怨不好吃,一边还吃着,让他学,他也不学。 继续阅读老爹轶事(之一):活到老,学到老

写在你的三十岁边上

你说你快三十岁了,工作不容易,结婚没对象,事业没方向,总之,你焦虑了。

你去年买了一套房,你满心欢喜,准备做一个“新西安人”。现在你压力重重,准备把房子卖掉,把工作辞掉,重新开始你的人生。

我觉得你这样不对,你总觉得男人三十的时候应该去完成什么、什么,实现了什么、什么。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不同的,你没必要按照别人给你划定的路线图,去规划你的生命轨迹。 继续阅读写在你的三十岁边上

微博不是万能的

题记:这是2011年12月14日的作品。之前已经发布到INXIAN的网站版,现在过去一年半了,再看这个文章,依然觉得写得不赖。我老爹前两天批评说:“你现在都不如前两年那样,专心写东西了,你好好写,也能当个作家什么的。”我当时没搭话、也没吭气。因为我现在写的很多东西,都是我老爹可能永远也看不到的,不过我知道有一天,他会为我写的那些东西而和我一起被载入史册。

又到了年底进行各项考核的时候了,我们公司的考核中,出现了一个令我有些不解的规定:“微博粉丝数、微博转发数、微博评论数也是参评考核指标之一。”我们公司是没有微博业务的,微博和我们的主营业务关系也不大,为什么要把它列入考核呢?我想这可能不是我一个人遇到的问题。在微博里,经常看到一些人说:“万能的微博啊,请…吧!”但是,以我玩微博的体会来说,微博并不是万能的,而是局限性很大的。 继续阅读微博不是万能的

谁特么稀罕让你备案了

今天中午,@Abrush提醒我注意一条新闻:

传工信部将建移动APP审核备案体系。据《IT时报》记者了解,对智能手机平台的相关管理办法呼之欲出。工信部正在建立一个长效的评估体系,对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内置软件、第三方平台纳入管理,成立要备案,运行要监管,尤其对个人应用开发者要纳入管理体系,如做实名认证等。

我认为,这是要像搞互联网一样搞APP了,把中国的APP也备案起来。未来,美国或者其他国家的APP要进入大陆市场,也要拿到备案才行。 继续阅读谁特么稀罕让你备案了

就一个伪问题和宇文漪桢的对话

宇文漪桢:报社的员工素质普遍较高,互联网的员工素质大多都很低,套用蔡明的话来说,这是为什么捏?

酷玩9547回答道:不是南北拳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我追问:谁说网络的素质比报纸低?这话是特么谁说的?互联网的从业人员素质“普遍较低”?这特么是哪个没素质的人说的?

宇文漪桢:是我说的。 继续阅读就一个伪问题和宇文漪桢的对话

陕西互联网分门别派了吗?

今天在新浪微博里检索#陕西互联网大会#的时候,看到了来自湖北武汉的扬思娴说:

前段时间说过“陕西十大怪”,目前出了“陕西十一怪:互联网分两派”。每年陕西总会有两次互联网大会,一是王峰组织的陕西互联网草根会议,而是官方组织的陕西互联网峰界会议;两者之间基本完全没有任何瓜葛,彻彻底底的官名(注:应该是“民”)两极化!

看完之后,我笑了笑,给她写了三条回复,因为要说的话比较多,微博有字数限制,一条说不完,所以不得不说三条: 继续阅读陕西互联网分门别派了吗?

给某网站出了几条面试题…

1,你认为Google、百度算不算门户?(答否者直接一脚踢出。因为门户就是一个入口,表现形式很多样,可以是搜索引擎,也可以是区域门户)

2,你觉得华×网、西×网、大×网算不算门户?(答是者一脚踢出,本地网民在这些网站上的访问次数和访问时长其实很少)

3,如果一条新闻中新网发了,新华网却没发,你敢不敢用?(不敢用者一脚踢出,网编不能是胆小鬼)

4,如果一条新华网的新闻,上级要求不能改标题,必须原文照发,你敢不敢改标题?(不敢改者一脚踢出,同上。) 继续阅读给某网站出了几条面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