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拒海角七号于国境之南

这两天关于《海角七号》的新闻一下多了起来。

有些是上不了台面的,比如,一贯腐朽无能的、花岗岩一般僵化、茅坑石头一般恶心的广电总局不出意外地拒绝了它在内地上映,台湾称《海角七号》在大陆被无限期延迟上映。有些是值得大书特书的,比如:马英九通过中广向大陆喊话,呼吁对岸应包容《海角七号》

我已经记不起来“台湾地区”领导人在何时曾经向大陆喊话了,印象中马英九是第一次,借助于现代发达的互联网络,借助于最近两岸和解的春风,我今天可以第一时间听到马英九的谈话了。一个地区领导人向另外一个地区的同胞推荐一个电影,这意味着什么呢?

他希望对岸的兄弟能够看到更多他认为是真实的东西。两岸分割快60年了,对岸的兄弟几乎是可以自由无碍地过来,而我们去对岸看的话,只在今年才正式开放了部分省区——去对岸看看,是咱们少数富豪和官员的特权。

我们印象中的台湾,往往都是从电影、电视剧里看到的。台湾音乐工业这两年也不行了,它在完成了对大陆流行音乐的普及之后,很快地被本地流行音乐工业消磨掉,台湾电视剧也不如当年了,早年琼瑶阿姨的片子对70后、80后进行了非常有效的青春期“情爱” 教育,这一代人的爱情观多少都曾受到琼瑶片的影响。这些都是虚的,我们很难看到一个真正的台湾。

——我甚至觉得琼瑶剧能够风靡大陆,就是因为她只讲述了情爱,而没对台湾民生、社情进行细致如实的刻画。

我非常爱看台湾电影,因为从台湾电影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相对真实的台湾情感。《海角七号》,描述的就是一个发生在南台湾地区爱情故事,故事横跨60多年,前后联系了三代人的情感,中间还有一段割舍不断的恋日情怀。


海角七号致大陆同胞的感谢信

我能理解台湾人的“恋日”。台湾地区就是在日据的那些年里,迅速实现了农业的增长,并在日本人的“帮助下” 建立了一种现代化的政治制度,尽管有所谓的“反日情绪”,但是现在回头看看,几乎每个台湾人都有一种共识:日本人的“殖民”从某种程度上,让台湾社会进入了一个融入世界发展节奏的快车道。在1945年之后,满怀希望“光复”到中国怀抱的台湾人民很快地发现了国民党落后而腐朽的统治甚至不如日本人,于是爆发了台湾“二二八”事件,这也是“台独”的历史渊源之一,甚至也是后来民进党上台执政的群众基础,直到今天,在台湾重新通过民主选举执政的国民党仍然需要不停地为“二二八”道歉。而“南台湾”,恰恰就是民进党的票仓,是“恋日”情结最为浓厚的地区。

我很爱看台湾电影,因为台湾电影中,我可以找到内地社会里已经找不到的很多传统生活元素、还有中国人的那种真正刻在骨子里的民族温情——《父子》里的父子之情, 《诡丝》里的母子之情,《双瞳》里的夫妻之情,《牯岭街少年杀人案》里转型期社会少年人的愤怒和迷茫,《黑金》里民主社会转型起步时的党派纷争和黑暗人性…

台湾电影,用台湾人走过变革之路路来警示我们不要丢失掉自己的人性和温情,用台湾人走过的转型之路告诉我们民主和自由是靠一个每个拥有健全人格的个体的维护、努力、再造,而不是空喊口号,将民主和自由当成谋求私利的幌子和工具。

台湾电影可能自始至终都没有香港电影更娱乐、 更市场化,但是,就如同《海角七号》这样的电影,它们真诚地记录台湾人自己的生活和情感,对人性丑恶和社会转型的思考,对岸的兄弟真是帮我们做了太多的探索,我们为何要拒他们于国境之南呢

[转]致敬!司法院大法官…

作者:沈宇哲

原标题:中华民国扫除党禁最后一道障碍

中华民国司法院大法官会议6月20日作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释宪文。大法官认为,中华民国《人民团体法》第二条中“人民团体之组织与活动,不得主张共产主义,或主张分裂国土”之规定将成为主管机关审查人民政治言论内容的保护伞,其立法主旨与《中华民国宪法》保障人民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权利不合,裁定该法违宪,应自释宪文公布之日起失效。

一、大法官攻克党禁最后一关

司法院大法官会议会有如此裁决,一切得从1998年说起。那一年,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之孙陈师孟向台北市社会局申请成立“台北市外省人台湾独立促进会”,以“支持以和平方式,推动台湾独立建国”为宗旨,结果遭社会局认定与《人民团体法》规定不符驳回申请,陈师孟不服,提起行政诉讼,后经台湾最高行政法院终审判决陈师孟败诉。这才有了向司法院申请大法官解释宪法,运用下位法涉嫌抵触中华民国最高法律的途径进行抗辩。经过十年漫长等待,大法官的一锤定音为中华民国民主宪政再立一块丰碑。

其实,1998年司法院大法官会议已经对一部重要法律的违宪争议作出过裁定,当初大法官对国民党政府制定的《集会游行法》中授权执政者可以事前对集会、游行之政治言论进行审查,并对《集会游行法》中“不得主张共产主义或分裂国土”裁定违宪。由于当时仍是国民党执政,大法官的释宪判决突破了解除戒严后的重大政治禁忌。如果说,十年前大法官摘除了游行示威者的“违法”标签,那十年后的今天,大法官的释宪宣告中华民国境内自此可以成立共产主义政党,并从宪法的高度消除台独等一切主张国土分裂政党的政治壁垒。

不但主张台独之政治团体可以正大光明的成立,就连金门、马祖、澎湖或其他本岛县市要求脱离中华民国自行独立也在被宪法许可的范围内,但暴力和恐怖组织除外。这是自蒋经国解除党禁、报禁之后又一重大宪政举措,并从根本上废除执政者钳制人民政治言论,保障公民结社自由的权力基础。

二、威权时代匪谍、台独重则死刑

蒋氏父子长期奉行“反共又反独”的铁腕政策,党国体制下臭名昭著的《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和《戡乱时期检肃匪谍条例》在白色恐怖年代为国民党政权残忍镇压,巩固统治地位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并一度超越《中华民国宪法》成为威权时代压制人民思想,情报特务系统制造冤狱的重要法律基石。这其中,疑似共匪的外省人一律处决,走向台独道路的本省人采取流放国外等柔性镇压措施分而治之。

现任行政院长刘兆玄也曾坚决抵制过国民党政权借查禁台独之名,钳制言论自由。1991年5月1日李登辉政府宣布终止“动员勘乱时期”,但只过了八天,法务部调查局在国立清华大学侦破史明独立台湾会在台组织,逮捕“独台会”骨干,指控该组织预谋在台湾发动武装革命。时任清华大学校长的刘兆玄虽反对台独,但基于保护学生言论自由及抗议调查局擅自闯入大学校园抓人的粗暴行动的立场,与调查局进行抗争。事件最终在5月15日酿成全台许多高等学府宣布罢课,大学生们汇聚于台北车站静坐抗议。5月17日立法院通过废除惩治叛乱条例,“独台会”骨干获得交保;1991年5月20日,知识界、社运界与民进党发动万人游行抗议,要求军警特退出校园;同年5月24日,与惩治叛乱条例有关的检肃匪谍条例也被废除。

“独台会”案最终以1992年5月立法院修正《中华民国刑法》第一百条,删除阴谋叛乱罪处罚,在法律上彻底落实思想自由、学术自由与言论自由收场。 继续阅读[转]致敬!司法院大法官…

简单主义者之死

关于幸福

我也曾经以为幸福是很简单的事。我曾经善良地以为:

幸福就是下午可以准时下班,回家之后,老婆做好了饭菜,和孩子等我一起吃饭

幸福,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床铺上干爽的,整洁的,柔软的,温暖的,躺在上面,每个神经都放松,每个骨头都到位,每个毛孔都舒坦…

幸福,就是,冰箱里存满了我爱吃的零食:花生、核桃、瓜子、开心果…还有我爱喝得饮料:绿茶、可乐、王老吉,随时打开随时可以饮用…

幸福,就是在厕所里拉屎,发现库存的手纸厚厚的,边拉屎边爱看的书正好还在,屎尿屁一股脑顺畅欢快地流出来

幸福,在我的臆想中,就是可以放心地熬夜看欧洲杯,不必担心明天上班会迟到;就是不管是IPTV、数字电视、有线电视、卫星电视,都可以看到清晰转播的、信号不间断的实况,电源也不能断。

稍微再高一点,幸福,就是,我可以自由地使用互联网,不带GFW,家里安装了一个无线AP,可以随意地躺在床上上网,坐在沙发上上网,蹲在马桶上上网,倒立做瑜伽的时候也能上网…

稍微再高一点点,我希望我和我的家人都有健全而稳定的医保机制,希望我们的家是可以抵抗8级地震的,希望台湾是可以自由地去旅行的,希望香港的黑社会全都从良,澳门的赌场自动解散,大陆的贪官污吏全部死光光…

稍微再高一点点点吧,让余秋雨不会写字编文章,让王兆山自己带着纸电视下地狱看奥运会直播,让砖家们被砖砸,叫兽们被兽咬…

关于安全感

我觉得我对幸福的理解是简单的,小小的,很平民的。

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一个月加四天了,我现在还有很强烈的地震后遗症。我住在城中村的房子里,总是觉得不安全,怕自己会在睡梦中被预制板压成肉饼。

好几次了,我突然感到了有强烈的摇晃,然后飞奔到厕所,看到厕所门口的饮水机里的水都没摇晃。

地震的错觉一直都存在我的潜意识里。端午节那天,我去另外一个地方漫游,夜深了,我坐在床边,盯着电视看欧洲杯的开幕比赛,我都觉得床不时的在抖动。

地震,袭击了我原本就不多的小小的安全感。我在这个城市里已经6年了, 我的小房子蜗居了六年,这次地震,厕所的门框都被震得松动了,门框和砖石的结合处的缝隙现在可以插进去一根手指头。

我希望有一个自己的房子,未必有我的产权,但是安全。我希望我在自己的家里唱歌跳舞、欢笑哭闹, 而不打扰我的邻居。我希望可以在这个城市里融进去,哪怕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也是这个城市里的公共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我希望能够产生对城市的认同感并让这个城市接纳我,让我贡献的税金和青春年华在这个城市中多少有一些体现。 继续阅读简单主义者之死

关于国悼日的阴毛论

B君 2008-5-20 0:40:57
我感觉这次国悼 跟今天马英九上台有关
A君 2008-5-20 0:41:13
呵呵,分散一下大家都注意力
B君 2008-5-20 0:43:26
看小马哥怎么接招了
A君 2008-5-20 0:43:41
呵呵
B君 2008-5-20 0:43:45
台湾肯定不能大肆庆贺
又不能不庆贺
A君 2008-5-20 0:44:00
但是大陆可以大肆哀悼
B君 2008-5-20 0:44:20
恩,为什么三天呢,正好压制住马英九的风头
A君 2008-5-20 0:44:57
呵呵,你的政治眼光真敏锐
B君 2008-5-20 0:45:36
是我看台湾节目太多了 嘿嘿
国民党准备大庆呢
A君 2008-5-20 0:47:28

B君 2008-5-20 0:47:36
被中共出了个难题
A君 2008-5-20 0:48:03
而且,中共还可以乘机做危机公关
A君 2008-5-20 0:48:07
安抚民心
B君 2008-5-20 0:48:29
这边哀悼呢 国民党肯定不能怎样
这次真是高招
B君 2008-5-20 0:49:57
老百姓还齐呼我朝万岁万岁万万岁
A君 2008-5-20 0:50:26
傻逼一样

到底有没有这条短信?

终于忍不住哭了,在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这条新闻间接地验证了之前在Q群里传来传去的那段话——

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透过那一堆废墟的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有些象古人行跪拜礼,只是身体被压的变形了,看上去有些诡异。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了她已经死亡,又在冲着废墟喊了几声,用撬棍在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长忽然往回跑,边跑变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力的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他摸了几下高声的喊“有人,有个孩子 ,还活着”。 经过一番努力,人们小心的把挡着她的废墟清理开,在她的身体下面躺着她的孩子,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3、4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庇护着,他毫发未伤,抱出来的时候,他还安静的睡着,他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 随行的医生过来解开被子准备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的看了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我一直不相信这个事情是真的, 尽管还有配图,但是这样的解放军抱着小娃娃的图,近期真是看到太多了,很难说不是杜撰的。我尤其生疑的最后那个短信,在那样的情况下,能够留下短信,是非常困难的,压在水泥板下,如何操作手机?

继续阅读到底有没有这条短信?

看TVB&TVBS筹款节目有感…

通过TVUPlayer看到了现场直播的TVB(香港,邵逸夫手下的电视台,无数经典港剧的制造者。现场由曾志伟主持。)和TVBS(台湾,TVB关系电视台,据称有大陆资本)联手直播的“众志成城,抗震救灾”(持续4个小时,今晚24点正结束)的活动。

台湾立法院院长和台北市市长、香港特首等高官显贵都发言呼吁大家积极捐助…

在台湾和香港电视屏幕的下面,滚动的都是个人,都是一个个普通的百姓。

而CCTV、广东卫视、湖南卫视等大陆电视台,最近也先后举办了捐赠义演等活动。但是当地的党政首脑都没参与,也没露面或者发言呼吁。

而且,大陆这边电视屏幕下面滚动的捐赠名单大多是企业和机构名,没有个人捐款…

为什么会这样呢?

[转载]大选之后

小马哥成功当选中华民国在台澎金马地区的领导人了,激烈的大选之后,他和竞选对手谢长廷分别发表了演说。全文录取如下,不做太多评论。

只说一句:感谢两党为华人社会的民主制度的建立进行了激烈的、平和的、有益的探索。

马英九当选宣言:从感恩出发、从谦卑做起

萧副总统当选人、连荣誉主席、吴主席、王院长、各位副主席、竞选总部同仁,以及在场及全国各地的民众,大家好!

现在我向大家宣布,刚才开票统计的结果,我与萧万长先生已经获得台湾多数选民的支持,当选中华民国第十二任总统、副总统。

我要强调,这次选举的结果,并不是马萧个人的胜利,也不是一个政党的胜利,而是千千万万“希望求新、求变”台湾人民的胜利;也是反对台湾继续锁国,希望开放,与世界接轨的一大胜利。更是台湾民主政治又一次的胜利。

台湾人民的心声,在这次选举结果已经反映出来:

人民希望政府清廉,不要贪腐:
人民希望经济繁荣,不要萧条;
人民希望政治安定,不要内斗;
人民希望族群和谐,不要撕裂;
人民希望两岸和平,不要战争。

过去一年,从南到北、上山下乡的走访过程中,我能体会,台湾人民的期待其实非常单纯:他们希望能过好的生活、能有和谐的社会、能找回台湾人传统的价值、能让台湾在国际社会上得到肯定。台湾人民对于政治开始厌烦、对于蓝绿吐不完的口水感到无奈;但人民却共同希望王建民能胜投、詹咏然与庄佳容能夺冠、中华棒球队能参加奥运、李安能拿奥斯卡。台湾人民并不奢求大富大贵,但却也不希望过苦日子。台湾人民政治观点也许不尽相同,甚至会彼此指责,但是大家都同意,目前原地踏步的情况一定要改变;再这样内耗空转下去,绝对不是办法。台湾人民了解:“改变,我们才有希望。”

人民的心声,我们都听到了,国民党必须完全执政,才能完全负责。我们执政后,一定优先拼经济,改善人民的生活;并以最诚恳、最负责的态度,立即推动各项改革,落实选举承诺,以回应人民的改变期待。

选举结束是承担的开始,我们深信唯有改革,才能带来改变;唯有改变,台湾才有希望!

我也要向我的竞选对手,谢长廷先生、苏贞昌先生与他们的团队和支持者致意,民进党对台湾的民主曾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现在与未来仍必然是台湾民主稳定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这一段期间,我们虽然相互竞争、相互也有一些批评,但我们透过民主改革共同推动台湾向前进步,我们共同完成了台湾民主政治又一次的胜利。民主自由是台湾人共享最珍贵的资产,也是台湾价值最核心的部分,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它、坚决的捍卫它。

我在此承诺,我们执政后,一定虚心地努力争取民进党的合作,共同为人民的福祉、台湾的前途打拼。谢长廷先生选举期间发表的若干政见,我们也会在未来纳入施政考量。

我认为倾听人民的声音、尊重在野党与媒体、不干预独立机关运作,以及扶持社会中间力量,是推动阳光政治、维持多元制衡,必须要有的基础,我保证上任后将身体力行,积极推动上述工作,促使台湾民主恢复常态,蓬勃发展。

选举是一时的,人民的福祉、台湾的利益则是永久的。选举或许有蓝绿之分,但选完之后,执政就不能有“你我”之别,我们所有人都在一条船上,大家是命运共同体,必须携手合作。

我向大家保证,执政后的国民党,一定从感恩出发,从谦卑做起,努力倾听人民的心声,关心人民的苦乐,勇敢地反省检讨。只要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都是我们的头家,服务的对象。身为总统,我将以行动体现正直善良的台湾核心价值,让台湾这个母亲包容来自每一个地方的孩子,大家互相支援、共同生活,走向美好的未来。

政党和平竞争、和平轮替,台湾人民将是永远的胜利者。 继续阅读[转载]大选之后

推荐一个台湾博客:白木怡言

博客的主人是:蒋友柏。中华民国前故总统蒋介石之曾孙、中华民国前故总统蒋经国之孙、蒋孝勇之长子。

不做点评,只链接几个的文章:
<>
<帶著屬於後輩家人的感傷看「反蔣、去蔣與移靈」>
<以來自對岸的留言來回應來自對岸的留言>
<我對立委選舉結果的看法>

该博客的订阅地址:http://www.yubou.tw/RssReader.asp

相关链接:本朝开国前故主席毛泽东独孙:毛新宇

网络大便秘,全民吃巴豆

台湾地震了,把光纤震断了。
从昨天开始,网络就开始慢得跑不动了,那种慢,真有点拉不出大便的感觉。
这对于使用美国网络服务比中国网络服务多得多的人来说,简直比便秘还痛苦,光看着浏览器在使劲儿地读啊读啊,读个不停,但是那些平时嗖嗖快的页面就是打不开,那些平时就比较慢的网页就更打不开了。

人便秘的时候,我们可以去吃巴豆。
网络开始便秘的时候,我们吃什么?

06年的10月底和整个11月,我都在上夜班,夜班的概念就是在当日的22点30上班,次日的早晨8点30下班,这段时间一个人要更新80-100条大大小小的、带图不带图的、有主标题副标题的稿件。

这个班劳动强度大,时间紧,任务重,出错多,罚款狠,几天下来,弄得我都快拉不出屎来了——
虽然我已经调整自己的时差,使我能够和美国人民的作息时间保持一致,并在晚间喝大量的水,好歹总算把拉屎的时间调整到了早晨8点前后。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华商的那个四楼的干净的厕所中怎么也拉不出来,感觉屁眼胀得不行,蹲下来想拉的时候,死活也拉不出,拉出来了又总觉得没拉干净,我ZZZZZZZZZZTM的。

后来,就不在那里使劲了,干脆,下班之后直接回家,先把那泡屎闷肠子里再说。

等到一下公交车,那便意就上来了。等到能看见我住的那片楼群的时候,感觉大便棍棍的头部几乎都要从屁眼里冒出来了,于是只好小步快跑,迅速入厕。

一蹲在我家里的那个马桶上,屎尿顷刻喷泻而出,不是拉不拉的问题,而是拉得爽不爽的问题。

我是多么希望能在上网的时候也能体会到那种一泻而出的感觉啊!

中心思想:本博的这个文章中屎尿屁都全了,如果你看后有不适感,我感到非常抱歉,如果你看后觉得有同感,请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