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马拉松这下高大上了

2016 年的「西安城墙国际马拉松」(以下简称「城马」),换了一个新的「运营方」,果然大有提升。奉旨报道的官方媒体自不必说,一向挑剔的跑友圈也纷纷为此届赛事点赞。不管媒体如何鼓吹,跑者的脚不会撒谎,他们最有发言权,他们是否满意,才是衡量赛事是否成功的最重要「指标」。

我陕邻省甘肃兰州从 2011 年开始举办的「兰州马拉松」,口碑甚佳,在跑友圈被戏称为「拉面马」,每年都有不少陕西跑者专程跑去参加,和它比起来,自称创办于 1993 年的「城马」简直 low 爆了!按说,每一个马拉松,都应将主办地最好的一面拿出来展示给跑者,但是之前的「城马」不是这样,堪称是个「奇葩赛事」。 继续阅读城墙马拉松这下高大上了

畜生丛林

在豆瓣看完锦的《习惯》只需要三分钟,写一条回复不需要十秒。
我本不想在写太多的文字,因为写得越多,招徕傻逼就越多。但是,在用五分钟喝完一杯水之后,评论里有人说:“哎呦,我们这些loser,怎么比得上你这种吸血丑八怪的高贵啊…”

我觉得我必须再说点什么了。 继续阅读畜生丛林

就一个伪问题和宇文漪桢的对话

宇文漪桢:报社的员工素质普遍较高,互联网的员工素质大多都很低,套用蔡明的话来说,这是为什么捏?

酷玩9547回答道:不是南北拳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我追问:谁说网络的素质比报纸低?这话是特么谁说的?互联网的从业人员素质“普遍较低”?这特么是哪个没素质的人说的?

宇文漪桢:是我说的。 继续阅读就一个伪问题和宇文漪桢的对话

犀利哥有流浪的权利和自由

帅得一屌屄水的犀利哥,竟然被傻逼媒体给弄哭了(链接123),我操你个大爷的。

现在,不仅风靡大陆,并且将帅的价值观输出到了日本的犀利哥,他对媒体说:不想去救助站

我们这个国家,人民连自由迁徙的权利都没有(【西安e报】435期之1),17个媒体联合发布社论,呼吁将自由迁徙权归还给人民,结果还被噤声了。 继续阅读犀利哥有流浪的权利和自由

向传统媒体献媚一下

做互联网,看互联网,泡互联网。
这是我每天干的事。
时间久了,就会觉得互联网就是一切,互联网将包容一切媒体,让一切媒体形态宽容在它博大的怀抱里。
不过,在看了电影《国家要案》之后,才发现,互联网还是有局限性的。
而伟大的传统媒体仅凭其职业道德和职业素质就很难被互联网颠覆——当然,在中国这个现象可能不成立。因为,中国的互联网媒体从业人员的素质,可能并不比传统媒体差到哪里去,相反,他们可能做得更专业。
我在此以谄媚一般的丑态向《国家要案》里的那个记者致敬。这才是一种真正的价值。
有价值的东西,往往是脆弱而美丽的,而没价值的东西,丑陋而顽强。
来,看看片花——

西安公交608路司机集体休息

今天已经是集体休息的第十天了,这种事关民生的新闻为什么没有跟进了?几乎是可以预想到的,西安和陕西本地媒体全部缺位——号称以民生为本的华商网呢?号称打造“公信力、影响力、创造力”的张富汉呢?

608路的司机们集体休息了么?没有吧…肯定是幻觉,绝对是…和谐社会里怎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但是事实,直到今天晚上,我还是没看到那种熟悉的608的双层大巴车,只能看到由其他线路的司机开来的单层的普通608车了。

问题一:公交是西安市公务行政机构为市民提供的公众性的社会服务,何时敞开了口子,引入了“陕西仟龙工贸有限责任公司”这样的机构开始经营公交线路?在“国家统管公共服务”的前提下,这家公司是如何得到线路经营权的?

问题二:这家公司之前也出现过类似的问题(见文后新闻链接),2008年的这次集体休息,既然是“部分极少数司机闹事”(仟龙公司某高官语),那么为什么导致了整条线路停运呢?

问题三:除了608路,西安还有多少类似的外包经营出去的公交线路,那些线路的司机们的“三金”等保障都得到落实了么?

问题四:608停运之后,公交公司和仟龙公司如何协调解决问题的,公交公司有没有可能借机收回部分线路外包公司的线路经营权?

问题五:面向社会民众的“公共服务产品 ”如何面对“商业价值和市场需求”之间的矛盾?

层层密云,西安乃至陕西的媒体们集体失语了…

其实,从去年开始,在《华商报 》以及华商论坛中,已经出现了与608所属仟龙公司不利的新闻和舆论,这是不是一种山雨欲来的暗哨呢?

相关链接华商网友对此文的评论>>

608路公交未经批准用自制“乳白色油品”(多图)
608路公交花巨资引进日本设备却未得核心技术
西安608路公交车快要歇业了
不能刷公交IC卡的公交车请退出西安公交舞台!
继续阅读西安公交608路司机集体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