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轶事(之六):一个中医爱好者的背叛之路

这事必须要记录下来。

这事对我老爹的意义重大。一个深信中医、中药更符合中国人体质的老人,在80岁的时候果断放弃坚持了79年的信仰,开始怀疑中医、中药,进而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哲学。这是很难能可贵的。

在我正式开始分享的这个故事之前,请允许我向陕西各地的中医院、中药厂、中成药厂、中医保健品厂、中医理疗产品生产厂家、中药胶囊生产厂家、中药药剂生产厂家致以深深的感谢。包括并不限于以上罗列,如有遗漏的中药研发机构、中医咨询机构以及中医院机构,在此必须致以深深的道歉,请你们原谅! 继续阅读老爹轶事(之六):一个中医爱好者的背叛之路

老爹轶事(之五):自行车的故事

我老爹是一个对生活很讲究的人,他在乎生活的每个细节,当然,也包括他所使用的每件物品的细节。他参加工作那年,买了一个陶瓷的杯子,一直用到了今天,还在用。它几乎陪伴了他六十年了。下面说说他和自行车(123)的故事。

我老爹不会开车,如果他年轻的时候,能够有机会搞到汽车的话,他肯定会是第一等的好司机。他1958年参加工作的时候,梦想是有一辆自行车。那个时候,自行车是需要凭票才能购买的。他才开始工作,根本搞不到“自行车票”,只能等。 继续阅读老爹轶事(之五):自行车的故事

老爹轶事(之四):与人为善

老爹不能骑自行车之后,花了400多元,购买了一辆二手电动车。说是二手车,看上去好像是全新的。他对这个二手车很满意。

卖车的人,是在巷子口修车的周二。我老爹闲来无事,在院子里种了莱阳梨、无花果、南瓜、丝瓜等等,每到收获的时候,他都吃不完,就分一些给左邻右舍,分给每天来给他送牛奶的工人,分给负责打扫巷子的环卫工,分给送快递的小哥,分给巷子口的周二。

日子久了,老爹就积累下了不少“善缘”。如果哪天他不舒服、卧床不起,送奶的人会多给他一瓶奶。环卫工甚至会帮他把院子打扫了。周二也用半价卖给他了一辆几乎全新的车。

我老爹很享受这种“与人为善”的生活,他向我津津乐道,以此来宣示他的生命理念。

他曾经做过几十年的小学教师,还是全科的——语文、数学、体育、音乐、美术…他那个时代有文化的人少,于是他一个人就要撑起一个学校。他周济过很多上不起学的孩子,那些孩子现在都已经成家立业,有些还活得很好,但是他们几乎没有人来看过他。

他给我说过一个故事:在某个乡村小学里,周围聚集了一群“刁民”,这些刁民不感谢老师,还偷老师们种的蔬菜、粮食。那是一个“食品紧缺”的年代,仓廪实而知礼节,肚子都吃不饱的“刁民”们已经丧失了基本的“道德价值观”。老师们在菜地、田地的周围,悬挂了“不许偷盗”的牌子。刁民们认为受到了侮辱,将牌子都扔了,还趁老师们不在学校里的时候,在老师们做饭的锅里拉屎、撒尿。

在我老爹去这个学校任教之前,已经有三个人被刁民们搞走了。连续三个学期,一个学期搞走一个。没有人愿意去这个学校做老师了,这个光荣的任务落到了我老爹的身上。

那个时候老爹大概也就是30多岁,和我现在差不多,对自己的未来信心满满,正处在人生和事业的上升期。他听说这个村子很难搞,也乐得去展示一下才华。

他去了之后,学校周围的村民们对他很不友好,学校里的厨房破破烂烂,学校里自种的庄稼稀稀拉拉,菜地里的蔬菜也已经被饥饿的村们都偷完了。他靠微薄的救济粮支撑着。有天他看到有个村民又鬼鬼祟祟地去偷庄稼,就装作没看见,等那村民从地里走出来的时候,他用茶缸装了一点粮食,给了那个村民。那个村民很不好意思,说:“明老师,你自己都吃不饱,还给我吃的,这样不好。”我老爹趁机说:“不如咱们一起种粮食。”

那个时候,中国人都是穷光蛋,农村的地都是国家的,没有“自留地”。学校的好处是有一块自属的小小的地,能种点吃的,老师们还有一些“公粮”。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让周围的村民很眼馋,自然心生不满。

我老爹“拉拢”村民和他一起种学校的自留地,很快就实现了自给自足。收割麦子的时候,学校周围的村民还帮他一起盯着,提防有人前来偷粮食。

我说:“你这个做法就是制造了一个小型的利益集团,然后和这个利益集团一起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老爹说:“错,这是为人。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在那个时代,还是行得通的。”

他后来不做教师了,去了新华书店。新华书店曾经是中国唯一的图书发行渠道。我大哥当时正在读中学,他不住学校,住在了新华书店划给我老爹的宿舍里,每天都有溜进书店里,免费阅览群书!我很是羡慕我大哥的这个好福气,因为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新华书店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我老爹也不在新华书店了,他去了供销社,导致我没有办法免费看书了。

当时和我大哥一起蹭书的,还有一个姓王的孩子,是我大哥的同学。这个王同学家里很穷,穷得他连去中学食堂吃饭的钱都没有。我老爹经常把新华书店食堂里的大白馒头多拿出来两个,悄悄塞给王同学。

有年暑假之后,王同学的父亲因为没钱让他继续读书,决意让他退学。我大哥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我老爹,我老爹果断跑到了王同学的家里,和他父亲谈了一下。王父脾气还很大,对我老爹很不礼貌。我老爹说了半天,他也不同意让王同学继续读书。我老爹问王同学:“你自己当着你爸爸的面说清楚,你想不想继续读书了?如果你想,你爸爸不同意,我掏钱让你上学去!”

王父认为读书没用,不如种地,儿子读书之后,家里没人干活了,土地开始承包到户了,别人家都是一大帮人在地里干活,热热闹闹,他一个人在地里干活,冷冷清清,心里很不平衡。

王同学在我父亲的资助下,读完了中学,考上了大学,后来,还留校任教了。他现在好像是山东大学的一个教授了。

不过,王同学很少来看望他的恩主——我老爹,最近十几年,几乎没什么来往了。王同学,哦,现在的王教授和我大哥还算是好朋友,我大哥和他在山东大学附近还合作开了一个电脑卖场。

老爹说:“你看,我积累的善果,现在落到你大哥身上了。”

老爹轶事(之三):命要长

乙未年的春节,比往年来得更晚,迟至2月19日,才进入了羊年。如果按照公历来算,此时已经过了我老娘一周年的忌日,但是,如果按照农历,那么还要再等15天。

这一年里,家里发生的最大的事情,就是侄子结婚,侄媳妇怀孕,预产期是羊年六月,正是草长莺歌燕舞的好时节。在大年三十那天,大哥兴奋地告诉我——这将是一个男孩。这意味着,我们家“有后”了!还是个“喜羊羊”呢!

其实,就算是个女孩,我们也都会很开心的。每个人都长了一辈,我也能“借光”当上“二爷爷”了。

我老爹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更是开心。我们家人丁兴旺,想必是有列祖列宗在冥冥之中的保佑。我的三个姐姐一共为她们的夫家生育了六个孩子,每人两个。六个孩子中,五个男孩,只有一个女孩,是我二姐的小女儿。

我老爹认为:这是善有善报

这个“善果”如果向上追溯,应该从我爷爷那一代开始。我爷爷兄弟四人,名字里分别带有“福禄祯祥”,爷爷排行老三,所以占了一个“祯”字。他小的时候,因为他的大伯、三伯都“绝户”了,所以,他被“过继”了两次,一次是过继给了大伯,大伯死后,又过继给了他的三伯。

有那么多长辈的“加持”,我爷爷的命自然很硬,他这一支的后人,目前已经繁衍到了全国各地——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真是枝繁叶茂,按照这个节奏,再往下延续,肯定有人要出国、移民了。

母亲过世之后的第一个春节,大哥把老爹接到他的新家,一起过,这样一家人聚在一起,热闹一些,否则老爹和我两个男人在一起过个冷清清的春节,也不太好。

大哥的房子里有暖气,这是有利的一面,不利的一面是在楼上,没有活动空间,导致老爹不能进行他过去经常做的那一组组自创的体育锻炼了。

我这半年多来,坚持做室内的力量训练,比如俯卧撑、仰卧起坐、静立曲蹲、全身倒立…等等。在大哥家,丝毫不影响我的训练计划。老爹看到我一口气做几十个俯卧撑、几十个仰卧起坐、十几分钟的倒立和曲蹲,非常的羡慕,他说:“看你这样,我觉得你能活到90岁以上。”

老爹给他自己设置的目标是至少要活到85岁,但是,在母亲过世之后,他好像衰老得更快了。他总是抱怨不能像之前那样逛街了,去年春节的时候,他还可以骑自行车、逛超市、买东西,现在不行了。

他唉声叹气。他对每个来拜访的人倾诉他的不快,倾诉他身上的各种不舒服。他自己研读了很多医术,大都是从青岛出版的一份名为《老年生活报》上推荐的中医疗法,还让我和大哥给他买各种药,这些药也大都是《老年生活报》上的那些“老中医”真情“推荐”的。知道了一些医学知识之后,他还看不上当地的小医院了,动不动就要去大医院做一次MRI。

我和大哥都知道这是忽悠人的,他却不相信。他认为他已经“久病成医”,只是找不到合适的疗法,不管什么药物,都想试一试,或许就能治好了呢?

老爹身上的器官,正处于不同的老化期。听他的声音,好像是五十多岁的人,看他的脸色,好像是六十多岁的人,看他的饮食,好像是七十多岁的人,但是他的行动能力,已经进入了八十多岁的“老化期”。

他很伤心。他有一个梦想,要去全国各地看看那些家族里的后人,然后顺便去当地寻访名医,看看能否治好他的病。他还有一个梦想——希望能看到我的孩子出生,他已经给这个孩子起好了名字——德安。

按照家谱的“排序”,我的孩子是“德”字辈了。

羊年春节里,他给我分享他的这些计划的时候,我正在准备去跑步。春节期间,我也没闲着。母亲的去世以及老爹的病情,让我深刻意识到了健身和锻炼的重要性。你国的退休年龄又要延长了,我总不能拿不到养老金就挂掉吧?那真是太便宜狗操的你国了。

老爹现在的退休金每月3000多了,很不错,够他吃喝拉撒,够他安度晚年了。其实,我很羡慕他,等我老的时候,我的退休金能养活我吗?未必。所以,还是趁年轻,赶紧强身健体,和你国拼命——争取活过你国!

我的首个马拉松

我在北京前门

10月20日,傍晚,西安小雨。我在“沣惠南路~唐延路”上漫步。往常的这个时段,在这里跑步或者慢行的人很多,现在进入深秋,加之有雨,所以在片片落叶点缀的跑道上,并无多少人。这段路,是西安难得的一段可以用来练习跑步的路,称之为“市民跑道”,绝对不是过誉之辞。西安这几年发展很快,用于供市民健身的公共场地依然太少,我所知道的只有曲江南湖、大明宫遗址公园、汉城湖遗址公园、城市运动公园、世博园(前世园会)以及“沣惠南路~唐延路”之间的唐城墙遗址公园。除此之外就是各大学校里的跑道。问题来了,有些大学的跑道只对校内学生开放,外人无法进去,现在的大学生乐意健身的又不多,跑道上稀稀拉拉的。 继续阅读我的首个马拉松

老爹说:咱们家乡出亚运冠军了

下午给老爹打电话请安的时候,老爷子说:亚运会上的首金获得者袁晓超是咱们县里的人。
我说:媒体上都说他是山西的啊?
老爷子很高兴的说:他爹娘都是咱们县里的,生在咱县,长在咱县,练武都是宋江武校里的老师教的。
于是老爹很兴高采烈的说昨天武校里的老师学生都很高兴的期待这这枚首金能花落在储君夫人(即彭储国母讳丽媛者也)的家乡,等到这枚首金真的被袁晓超拿下的时候,整个校园里都激动了…

我对老爹说:人家被叔叔带到山西去了,现在算奖牌总数都是算到山西人头上了,和山东人没关系。我还说,这次亚运会的开幕式就花了3.8亿元,够咱们家吃上好几十辈子了… 继续阅读老爹说:咱们家乡出亚运冠军了

两个广磊,一斤白酒

1,我爸爸那辈子的人,为这个国家奠定了统治基础
2,我这辈子的人,为这个国家提供了廉价劳动力
3,我爸爸的养老金还不够阳光国会的最低消费
4,我们的平均工资不到平均房价的一半
5,我们买不起房
6,买得起房的,却结不起婚
7,结得起婚的,又生不起娃娃
8,生得起娃娃的,拿不到准生证
9,干什么还是得靠点关系
10,没关系有钱也行
11,没钱的话,就得有权,必须的
12,网络游戏最后还是成为一个社区
13,西安的互联网不是不值钱,尽是干些不值钱的事,能挣啥钱
14,用互联网洗钱更快
15,做事难,挣钱容易 继续阅读两个广磊,一斤白酒

要嫁就嫁山东帅哥

【这个文章是从我侄子的QQ空间里发现的,呵呵…】

嫁就干脆点
一到18岁
赶紧找一山东男孩交往着
甭管他是菏泽的济南的青岛的潍坊的临沂的
只要是山东人
而且还是男的
就一定不要放过
到了法定年龄
甭管他是否向你求婚
只要他是山东男人
你就得天天催着他:May I marry with you?
一口地道的济南郊区腔 继续阅读要嫁就嫁山东帅哥

穿过河南到陕西…

河南人的口碑很不好,尤其在邻近河南的省份,比如鲁陕的部分和河南交接地区,尽管大家口音类似,为了表示自己不是河南人,往往对河南人的揶揄和挤兑就更狠一些。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声明一下,河南人并不坏。

家在山东的我,在口音上和河南东部濮阳、商丘、新乡等地区的方言接近(中国历史上,曾经有一个叫平原省的区域,就是指我们这一带。这个平原省只存在了三四年,很快就把分属鲁豫两省的地盘又分给了山东、河南),这给我带来了不少误会,我有的时候,给家乡人打电话,周围就有人会问我:“你河南的?”

这个口音也给我带来了一些方便,这几年在陕西西安工作,定居在徐家庄里,这徐家庄未来很可能要繁华得和上海的徐家汇一般,尽管现在还不是。徐家庄的商业用语不是普通话,也不是陕西话,是河南话。

在徐家庄的中心地带里,每天早晨都有一群辛勤的河南人卖早餐,晚上到凌晨,他们又在忙碌着买宵夜。我和他们交谈的时候,就常用我的家乡话,我说起来顺口,他们听来也觉得很亲切,说说笑笑很和谐。

在徐家庄的好几个公共浴室中,里面负责搓澡的也是河南来的小伙子,我曾经和其中的一个比较熟悉,他从河南一路搓下去,历经湖北、湖南、广东,一直搓到了海南…搓遍了中南五省。后来来到了伟大的西安徐家庄。我们俩交谈的时候,也是用各自的家乡话,倍感亲切。

××××××××

中国北方有三个很重要的省份:山东、河南、陕西,三地的文化都源远流长,人文荟萃,一度都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三个省份的文化自信心和区域认同感都很强,互相都有些瞧不起…这点和长江三角洲的江浙沪三地有些类似。不过,三地之间的联系远远没有江浙沪紧密。尽管三者同属黄河中下游,而江浙沪则是长江中下游。

鲁豫秦三省分属东中西三个经济带,链接三省的铁路线只有一条:陇海线。在这个线路上做火车,每当晚上经过河南的时候,车上的乘务员都用河南话大喊:到河南啦,注意啦,都看好自己的包啦,别丢啦…好像到了河南就带了贼窝里一般。

在陇海线上走得火车很多,但是速度大多很慢,尤其联系陕西山东两地的火车,数量少,速度慢。是东西部的经贸联系不紧密,还是被河南隔开的鲁陕两地之间的文化差异太大?

处于鲁陕两地之间的河南,在很多地方都起到了一个过渡和传递的作用。比如这方言口音:河南东部说的类山东话,西部灵宝、三门峡、陕县一带则类陕西话了。

来到西安之后,每次回乡,都要经过河南。在火车上,经常遇到上上下下的河南人,穿过一次河南,就听一次方言的过渡和演变。

我觉得中国的方言其实和欧洲大陆不同国家一样,都是汉语言的区域化演变,比如德国、奥地利、瑞士都是同行德语的,但是细节发音不一样,后来就衍化了…

同属齐鲁的山东内部,也有方言的差异,济南话和胶东话自成体系,各有各的文化遗存。我曾经“冒天下之大不韪”地设想过,如果按照语言来将中国划分行政区域,是不是政令会更畅通,下面的奴才们能把上面主子们的话听得更清楚些?

××××××××

每年都坐火车路过河南三四次,几年下来,可以清晰地看到河南的变化,路边的一些茅草屋不见了,都盖起了红砖大房子,乡间小路拓宽了,水泥路、柏油路、高速路一条条地都修起来了,和邻省山东比起来,尽管晚了几年,但跟进的步伐很快。

这个中秋节,我回家乡和家人一起共度中秋。回来的时候,在我的对面坐着一对夫妻,带着三岁的小女儿。他们俩用纯熟的山东话沟通,我看他们女儿很可爱,就搭讪了几句,不想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河南女婿找了个山东媳妇,也是中秋节回娘家呢。

他们俩热情得很,从包里掏出来捎带的各种食物,非要我挨个尝尝。都说河南人坏,其实一点都不对,河南人也很热情,也很可爱的。

在商丘的时候,上来了一个小伙子,他的票是有座位的,我的票没座位,就坐在了他的座位号上。他见我和对面的一家三口活络了,就没赶我换位置,对我笑笑说,我到开封就下了,你们聊天吧,然后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了。

我到郑州换乘去西安的车,因为买不到票了,就去退票窗口喊了一嗓子:“有谁在退去西安的票?”一下就有三四个人应承,我买了其中一个人的票,他还专门把我送到了站内,以示他的票是真票,绝对没假。他说:“你别以为河南人都是坏人,河南东西都是假的,我送你进去…”

上车之后,非常拥挤,我不小心地踩了一个小孩的脚,我赶忙说对不起,小孩的父亲竟然对我很不好意思的笑了,好像是我过于礼貌了?那个男人憨厚的笑容,刻印在我的眼里,让我非常感动,这也是我决定写个什么东西,献给河南人。 继续阅读穿过河南到陕西…

叔,你现在辛苦吗

我的侄子,他QQ签名今天忽然改成了:
“弟走了,第一次体会到怅然若失。”

于是我就开始问他——

左手17:46:21
你弟弟走了??
明鼎17:46:40
嗯,他去济南复习啦
左手17:47:07
你现在湖南,还是在山东?
明鼎17:47:11
家里
左手17:47:29
你们俩一起去的青岛,还是你一个人?
明鼎17:47:34
俩人一起去的
左手17:48:15
青岛是山东最好的城市
明鼎17:48:18

左手17:48:23
你们俩没在那里一起看奥运会?
明鼎17:48:29
我们是去体验生活啦!
左手17:49:05
好,为什么不在你的博客里写写?你写了么?我很想听听
明鼎17:49:31
不想写,知道就可以啦,知道生活不容易
左手17:50:05
哈哈,你的签名,让我感觉,你好像长大了一点
明鼎17:50:28
我对表弟有点不放心。毕竟他还是小
左手17:50:36
你怅然若失的是什么?你当年也是这样去湖南啊
明鼎17:52:06
他走了。自己去啦,而我没能陪着他去
左手17:52:15
让他一个人去吧,你终于有点同情心了,长大了,祝贺你
明鼎17:53:16
这不是同情心
左手17:53:31
是啥?你说说
明鼎17:53:38
还有,我很早就有同情心,这是亲情!
左手17:54:26
GoooooooooooooD,说得很好,祝贺你,还是要祝贺你
明鼎17:54:43
叔,你现在辛苦吗?
左手17:55:24
你一句话把我说得,心里很难受 继续阅读叔,你现在辛苦吗

三呼和谐,为死难同胞默哀…

今天上午,8点上班之后,就得到一个消息,在山东境内发生了一起火车相撞事故

编辑们均感痛心,不相信是事实。以为是和谐社会又出现了不和谐的幻觉

心急手快,赶紧更新。

不料,和谐的通知比发布时间还快,我们的编辑还是太慢了,没能踩到新闻的时间点。

和谐通知里说:关于“T195与5034次旅客列车相撞”有关报道,各网站只转载新华社等中央主要新闻媒体的消息,不放要闻区,自然滚动,不开跟帖,不开专题,论坛和博客等不置顶、不推荐。

很好,很和谐啊…

请大家跟我一起三呼“和谐”,那些在车祸中丧生受伤的人都会复活,并且伤口愈合~

和谐,和谐,和谐…

回乡偶书

(一)

1998年出来读书。十年了。

几乎每次回家,我都是穿上最耐脏的衣服,最经得起在火车等交通工具上摩擦的外套。脚上基本上穿的都是球鞋或者即将被淘汰掉的鞋子。

好衣服我不舍得在路上穿。

我爸爸很讨厌这点。每次我一到家,他看到我身上的衣服,总是数落我一番:你啊,看上去就好像是要饭来的,你看看……(一般都是我三姑家的那个帅表弟)穿着西装皮鞋,多好?

其实,我知道,表弟在路上也是穿的旧衣服,回家再换上我姑父的。姑父当年也是帅哥,曾经是中国海军驻扎在福建精锐部队的高级文职人员,很注意自己的仪表,将自己的基因和好习惯一并传给了我的帅表弟。

今年大年初一,我到家之后,和父亲寒暄了几句之后,他又这么说了。

我笑道:“在路上都过得就像个孙子,挤来挤去地都像当年非洲运奴船上的黑人,何必西装革履地装大爷?”

父亲则不然,他说:“我儿子就算是做黑奴,也要做西装革履的黑奴!”

那份自信和自傲,霎那间竟然让我几乎泪流下来。

(二)

回乡那几天,正值山东卫视等各大电视台播放《闯关东》。朱开山一家的故事打动了很多人。我和姐夫两个人在他新购置的家里一起看。

二姐夫1996年前后认识我二姐,1998年年底得一子,属虎,今年9岁,正是猪狗不待见的淘气年龄。十多年来,二姐夫从一个学徒逐步成为了包工头、项目经理、负责人…房子也买了,160多平,顶层,还带一个40平米的阳台。(唉,光这个阳台就比我现在租住的房子还大。)

他闯荡的是山东东部俗称胶东的那个地区,我闯的地方有北京、广东、陕西…一百年前朱开山一家的故事打动了一百年后的我们两个山东后人。

我们俩感慨万千——

“哥,你说,我们出去打工为了啥?”

“呵呵,老婆孩子吧。”

“那么养活了老婆孩子呢?”

“让他们继续娶老婆生孩子吧…”

当年曾经有故事嘲笑陕西放羊娃不开化,迂腐僵硬。

有个记者在陕西的农村采访时看到,一个不上学的小孩在放羊,这个记者觉得很惋惜,于是就问他:“小朋友,你在干什么?”
“放羊!”
“放羊干什么?”
“攒钱!”
“攒钱干什么?”
“长大了娶媳妇!”
“娶媳妇干什么?”
“生娃!”
“生娃干什么?”
“放羊!”

话说过来,如果用同样的问题问那记者,又会得到那些答案呢?不外乎还是娶妻生子,子又娶妻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放羊和做记者一样,都是一种职业而已,我不觉得做记者就比放羊要伟大多少,要高尚到哪里去…

(三)

网上遇到了一个高中时期的同学。我们进行了如下的谈话——

左手 14:32:35
其实,在家乡过平淡的日子也是一种幸福

守望幸福 14:32:35
说什么啊,哎,说什么呢,我们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我笨啊,无法选择的
我们同学在外地的不少,在家乡的只有我们几个学习笨的

左手 14:33:12
在外地这么多年来,辛苦很多,幸福反而很少
找个老婆,结婚,过日子,就这么简单…
过去,总是把人生想得太复杂了

守望幸福 14:33:43
是啊,人生本来就是这样,我们现在很平淡了,人生也不过短短几十年,心不要太高了,平平淡淡才是真

(四)

返回西安的路上,我听到了大巴车中播放的本县的家乡广播。主持人竟然能说出标准的普通话了,还夹杂点南方味,完全不似过去那种乡村播音员的乡土风味了…

主持人做的是一档call in的节目,让听众打电话进来,将求职、招聘、出售、转让、求学、征婚等等消息发布出来,然后主持人再根据各人的要点归纳总结,每隔三五分钟集中播报一次。

节目非常的火爆——我的家乡,只是一个山东的县城而已,经济还不算发达的,但是,call in来的信息中,很少有征婚的,大多都是招聘、求职的,甚至还有人要转让一条制造家具的生产线,并付诸于制造技术转让…

我感觉到家乡变化的脉搏了,可能我过去太木纳,或者太肤浅地追求着一种不合实际的表明浮华,而不知道体会其中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