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光头

在村中心的黄金地段,有一个大哥开了个夜市摊位。
他被尊称为大哥是有原因的。他高高大大,为人侠义,乐善好施。如果谁一时没钱吃饭了,他也愿意赊账。他是本村人,他的夜摊有种「主场」的气场。
村子里大量的外来人口,其中不少人都在他的夜摊上吃过饭,大哥每当看到熟客,就会坐对面,和客人聊聊天,聊得兴起了,还会和客人一起喝几杯,大哥不知不觉中从陪酒的,成了请酒的,直接把吃客的酒钱都免了。 继续阅读剃光头

独立博客的词汇中没有“我们”

西安的“独立博客(自建平台,自搭系统,自有域名,自己维护经营)”在2008年,一下子出现了四个:甘云剑、鲁飞龙,陈仕桂和我。

昨天,我将2004年 4月26日创建的一个Q群(号码:129697),捐献出来,作为“西安独立博客”的共享Q群。但是,大家一致认为,西安的IT圈子太小了,而且西安IT圈的Q群也太多了,不如淡化西安,突出一下“独立博客”。

于是乎,就在今天看到了甘云剑写的这个文章:我身边的“独立博客”们

我越来越不喜欢用“…们” 这个句式的词汇,每个人都只能代表自己,如果没有民意选举为支撑的话,谁都没资格说“…们”。

不幸的是,在阿甘的博客中,无论标题和文尾,都出现了以“民意 ”自居的字段。我承认我是对文字比较敏感的人,我不同意此类的说法。尤其是这句:“你链接的朋友就是我们大家的朋友…”我想说的是:阿甘博客链接上的那些人,未必是我的朋友。不是我清高,是我对朋友的界定不是靠“链接”,也不是靠你是不是“独立博客”,而是靠感情。

如果要让我对“独立博客”下定义或者描述“独立博客”的特征的话,我觉得精神和个性的独立,远远比技术上的独立更重要。如同在给阿甘的文章回帖中所说——

“我们”?不说”我们”.
说”我们”,就意味着一种潜在的依附和被依附的关系,那不是”独立”.
独立,更重要的是一种精神上的自主、自觉的独立,并不仅仅是域名、服务器、系统、空间的独立.
与精神上的独立相比较而言,这些甚至是其次的.
君子和而不同,你是你,我是我.

一万元钱

左手
13:59:55
我要借1万元,两个月之内偿还,谁给?
左手
14:01:02
能够借钱者请在明天中午12点之前拨打我电话,15902901221。
左手
14:01:12
THX!!先谢过…

24个小时之后,我只借到了5000元。
一次真实的测试。
不说借钱的原因,也不说最后谁借给我了5000元。
我只是感觉,借钱太难了。
借钱的时候,情面,个人信誉,交情,朋友,伙计,哥们,啥啥……全都不可靠了。
没钱了,你可以去借,但是你永远不知道谁会借给你,也不知道会借到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