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之后(Ⅲ)

我亲爱的母亲大人,我给你说一个令人开心又难过的事:

事情发生在你走之后第三年的冬天,在「大雪」这天,也就是 12 月 7 日。在那天晚上,你的丈夫~我的父亲~给自己做了一顿晚餐,他老人家现在每天吃的东西很少,晚上尤其少,也就是自己熬制的粥,自己炒点菜,加上各种他喜欢吃的豆类、薯类,一顿饭里面含有各种粗粮不少于 10 种。

12 月 7 日中午,他自己骑车去买菜,被大姐看见,大姐问笑嘻嘻地问他:「你去哪里玩去啦?」他笑嘻嘻地回答:「去买菜。买点萝卜!」 继续阅读你走之后(Ⅲ)

奇浴记

浴室,尤其公共浴室,是一个最能展示人类动物体态的地方。
在这里每个人都是一个个的裸体,一团团的肉,一个个的水泡泡。人们都脱光了衣服,没有了太多的社会标签来区别。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在浴室里观察人的习惯,我觉得,人一脱下衣服了,和猴子真的没什么差别,不同的是猴子毛长,我们的毛短。

{之一}
这个男子大概30岁左右,身体很胖,个子却不高,至多165。
五短身材,肚子尤其大,腰围至少也要170。
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有大肚子病,但是他的气色很好,和同伴大声笑谈,还哼唱着红色的个革命歌曲。
他的肚子下面,是一团黑乎乎的阴毛,男性的生殖器已经被肥胖的肚子掩盖住,小腹之下,两腿之间的部分竟然看不到男人的那东西。
他的那东西竟然好似缩到肚子里去了!从对面看,他好像是一个女人。因为他的乳房如果放到女人身上,至少也是一个C。
他洗澡的时候很费劲,因为身体的许多部位,他自己的手都触及不到了。
他躺在案板上,两个搓澡的伙计同时给他搓,他的肉都从床边坠了下来。
他鼾声四起,他在那搓澡的案板上睡着了。

{之二}
一个男人,很白净净的。胡须很不明显,多肉少骨没肌肉。一幅女人相。
他站在蓬头下,不脱袜子,也不脱内裤,衣服淋得透湿,粘连在身上。
他还给自己套上了一个头套,避免他的长发被弄湿。

他的第一个程序是刮胡须,然后开始剃他的腋毛,接着搓洗上体。
他的第二个程序是脱下内裤,剃自己的阴毛,很小心地提起他的阴茎,然后换了一个刀片把自己的阴部周围的毛都剃掉,泛出一种青白色。
他的第三个程序是躺在案板上,他对搓澡的伙计说:“你轻点,我怕疼,你不要弄疼我正面的皮肤,你可以在我的背上用力一些。”搓澡的时候,他依然还是疼得呲牙咧嘴的。
第四个程序是,他很认真地揩干净身上的水滴,穿上衣服,放下头套,甩了一甩满头的长发,走出了浴室。

{之三}
他一进来就找到一个角落的位置,冲着墙像狗一样地撒了一泡尿。
然后开始清洗自己的阴部。他长时间地挺着腰,让热水冲击在他的阴部。然后开始把包皮翻过来,使劲地洗,他好像觉得自己的鸡巴如同刚从粪坑里抽出来的粪叉一般地脏。洗啊洗啊,没完没了。
后来他又去了桑那,过了一会大汗淋漓地出来了,然后又挺着腰,让热水冲洗着他的阴部,他的鸡巴逐渐地胀大了起来,然后他开始用一种男性护理液继续冲洗那里。然后他又去了桑那。
出来后,他又开始冲洗自己的阴部,……

我走的时候,他还在清洗自己的鸡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