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

大概在2014年10月份前后,瑜伽里的倒立动作给了我很大的启示。跑步结束,做几分钟的倒立,感觉一股饱含氧气和能量的血液直冲脑门,这种感觉很爽。

这次偶然的发现带给我一个习惯:每次跑步或者力量训练之后,都用一段倒立来做“结尾”。

刚开始时,每次倒立不超过三分钟,脖子就受不了,疼得(或者累得)不知道如何把腿放下来,一不小心把脖子扭断了,不就一命呜呼了嘛!现在好了,每次能做十分钟甚至十几分钟,都不感到脖子累了。 继续阅读倒立

简单主义者之死

关于幸福

我也曾经以为幸福是很简单的事。我曾经善良地以为:

幸福就是下午可以准时下班,回家之后,老婆做好了饭菜,和孩子等我一起吃饭

幸福,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床铺上干爽的,整洁的,柔软的,温暖的,躺在上面,每个神经都放松,每个骨头都到位,每个毛孔都舒坦…

幸福,就是,冰箱里存满了我爱吃的零食:花生、核桃、瓜子、开心果…还有我爱喝得饮料:绿茶、可乐、王老吉,随时打开随时可以饮用…

幸福,就是在厕所里拉屎,发现库存的手纸厚厚的,边拉屎边爱看的书正好还在,屎尿屁一股脑顺畅欢快地流出来

幸福,在我的臆想中,就是可以放心地熬夜看欧洲杯,不必担心明天上班会迟到;就是不管是IPTV、数字电视、有线电视、卫星电视,都可以看到清晰转播的、信号不间断的实况,电源也不能断。

稍微再高一点,幸福,就是,我可以自由地使用互联网,不带GFW,家里安装了一个无线AP,可以随意地躺在床上上网,坐在沙发上上网,蹲在马桶上上网,倒立做瑜伽的时候也能上网…

稍微再高一点点,我希望我和我的家人都有健全而稳定的医保机制,希望我们的家是可以抵抗8级地震的,希望台湾是可以自由地去旅行的,希望香港的黑社会全都从良,澳门的赌场自动解散,大陆的贪官污吏全部死光光…

稍微再高一点点点吧,让余秋雨不会写字编文章,让王兆山自己带着纸电视下地狱看奥运会直播,让砖家们被砖砸,叫兽们被兽咬…

关于安全感

我觉得我对幸福的理解是简单的,小小的,很平民的。

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一个月加四天了,我现在还有很强烈的地震后遗症。我住在城中村的房子里,总是觉得不安全,怕自己会在睡梦中被预制板压成肉饼。

好几次了,我突然感到了有强烈的摇晃,然后飞奔到厕所,看到厕所门口的饮水机里的水都没摇晃。

地震的错觉一直都存在我的潜意识里。端午节那天,我去另外一个地方漫游,夜深了,我坐在床边,盯着电视看欧洲杯的开幕比赛,我都觉得床不时的在抖动。

地震,袭击了我原本就不多的小小的安全感。我在这个城市里已经6年了, 我的小房子蜗居了六年,这次地震,厕所的门框都被震得松动了,门框和砖石的结合处的缝隙现在可以插进去一根手指头。

我希望有一个自己的房子,未必有我的产权,但是安全。我希望我在自己的家里唱歌跳舞、欢笑哭闹, 而不打扰我的邻居。我希望可以在这个城市里融进去,哪怕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也是这个城市里的公共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我希望能够产生对城市的认同感并让这个城市接纳我,让我贡献的税金和青春年华在这个城市中多少有一些体现。 继续阅读简单主义者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