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城中村房东的“产品运营”

再过几天,我来西安就整整六年了。六年来,换了几次工作,但是都没换住所,一直都住在徐家庄里。徐家庄是一个城中村,处于“高新路、科技路、白沙路、光华路”围成的一个圈子里,周边毗邻高校和西安高新区,是西安赫赫有名的城中村之一。

搬家的理由很多,比如:我曾待过的一个公司距离徐家庄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城中村里小偷多;卖淫女暗娼多;赌博的多;吸毒的也有;打架斗殴的事时有发生;杀人放火的事偶尔发生;村里刁民不少;垃圾遍地;小贩四处摆摊;房子乱建、到处都是小工地…

但是,我一直没搬。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家房东的产品运营做得好:他为我提供了安全、干净、便捷的生活环境。对于一个城中村的出租户来说,房子就是他的产品,如何满足租房者的需求,并将租金提高到合理的水平,是他们最需要考虑的事情。城中村房东们需要考虑的事情不多——也就是收房租,然后打麻将、睡觉、吃饭…但是,我家房东显然在“房子”这个产品的运营上动了一些脑筋,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产品经理”。


View Larger Map
伟大的徐家庄,我生活的地方!

  • 房子定位在中高端,针对高新区白领,而不是周边高校的野鸳鸯,更不是工地上的民工和红房子里的流莺。在出租对象的选择上,我家房东是有选择性的,他不是那种看见钱就挣的人。我住在二楼,曾经听见他和一个寻房者的对话。他问:“你奏撒乜?(陕西话,意为:你做什么的?)”如果对方说是周围高校的学生,他一般都会拒绝的,如果回答是已经工作了的,他会继续问对方的工作详情。很明显,他是寻找一个稳定的、长期的、有支付能力的客户。后来,由于租房市场的竞争激烈了,他采取了另外一种变通的手法,我后面再说。
  • 房子的硬件水平比周边邻居的要高一些,适当地投入方便住户生活和工作。在我2002年入住的时候,徐家庄的房子绝大多数没有厕所和厨房,冬天和早晨用厕高峰的时候,这会让居住者尤其不方便,没有安全感、没有隐私,也不卫生。当时,他刚加盖了两层,房子很新,墙壁粉刷洁白,有线电视接入,还免费给装了风扇,更重要的是,他的每间房子都有厕所和厨房。这些硬件投入,帮助他提高了房价,也帮他过滤了一些租不起高价房子的低端客户。
  • 保持与时俱进,时刻更新硬件设备,顺应租房者需求。随着宽带的普及,在2003年前后,他安装了宽带,开通了路由,他的租住者都可以缴纳20-30元享受到上网服务。这在村子里也是很超前的。按照每家20元,院子里的12户每月就缴纳240元,而他的宽带包月费按照当时的价格至多也就180元,他还能将自家一个月的蔬菜钱挣出来!因为他提供了宽带接入,一度吸引了华为、中兴、高新区管委会以及其他网络和软件公司的大小白领入住——他的院子里简直就形成了电信、通信、网络、软件业的产业链。这些人也给他带来了很多别的便利,比如:过年过节的时候,都会有人送给他一些公司里发送的礼品,他女儿结婚的时候,我拿了一套床上用品作为贺礼送给了他家。
  • 制造样板用户,形成宣传效果,吸引新用户。我给他女儿送礼物,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常年都没给我加房租,为什么呢?我是他的样板用户。他房子一翻新,我就住进来了,有感情。我房间内部整理得很干净,家具的购置和摆放也比较合理,而且是在二楼,房子偏小,收拾得却很利索。基于这些原因,有人来看房子的时候,他往往就把人带到我的屋子里,让目标客户能够对未来的居住环境有一个良好的预期。我在这个院子里住这么久,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活广告,让新来者对这个院子有安全感。我曾听见我家房东对一个寻房者说:“额家屋里有人都住5年咧。(陕西话:我这里有人都住5年了。)” 继续阅读一个城中村房东的“产品运营”

大家都不是虎将

承蒙业内好友关注,近来好多人问我“网事大家谈”(下简称“网事”)的情况。

今天又看到了甘云剑广为传播的文章《古城热线的“网事大家谈”和华商网的“新闻五虎将”转载版)》,提出了非常中肯的建议和批评,并肯定了该节目的价值,非常感谢。

我想就此事集中在这里答复一下。

“这样的网络视频节目我们曾经在华商网时期尝试过,seehaha的张扬也参与了,如果能坚持下来,可以算是视频分享和视频内容制作的一个完美结合,当时我们的第一个讨论话题是‘说一说中国的春运’。我相信明广磊做这样的节目,当时的尝试是有启发的。 ”

当时那个节目我记忆犹新,我清楚地记得被大家批评为表情过多,太像窦文涛了。现在呢,很多人说我的表情太僵硬,太像白岩松了。难啊…还有很多网友也在古城热线论坛的专属版面里提出了各种建议,我都悉心地听取着,只是碍于条件的限制,有些建议只能听取,不能执行。

当时华商的制播条件也产生不了什么产品,录制出来的效果寒碜。当然了,现在乔静她们这批人的条件就好多了,人员配备也整齐,现在由小妮出台录制的《西安特快·新闻眼》从市民生活服务入手,已经在内容和形式上和主打资讯时事和网友评论的《网事大家谈》形成了竞争和互补。甘云剑透露西部网也将可能推出类似的视频产品,我也非常期待,不知道西部网是从什么角度来做?

网事这个节目,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创意或者操盘。我必须要郑重地提出下面两个人:负责协调演播室各种资源的王元和使用演播室各种资源的曹巍,还有一个女同事韩昱娇,她每期节目之前都要非常费力地将我的面部“润色”一下。古城热线和很多公司可能不一样的就是非常强调流程,甚至强调到了一种过分的地步。这里总是尽量地将每个人安排到被认为是最适合他、或者他最主动想去做的环节上。

甘云剑还说——

“主持人明广磊本身就是一个很会‘挑拨离间’的人,他适合做主持来控制,让他一个人在那喷,未免有点孤单。”

他的意思是,我适合做主持而不是主播。 主持是要控制局面的,主播则重在播出时的处理好自己的声音和表情。

我不是播音的科班出身,在“播出”领域基本上是一个文盲,现在敢坐在这个位置,完全靠的就是大学广播台的那点积累,这对于做视频类节目来说,是力不从心的。做这个节目以来,感觉非常深刻。我开始的时候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做主持人,因为我太丑了。用曹巍的话说:现在观众习惯我,不是“审美疲劳”,而是“审丑习惯”了。

“挑拨离间”也不是我擅长,和谐社会里,一切以和为贵。

甘云剑说——

“能不能在论坛或博客互动平台搞一些互动?比如针对某一个事件进行观点PK,让网友来征集提问或者干脆请网友直接上来PK。同时在节目列表后面开通评论通道,能第一时间看到网友的反应和评价。能不能对外有一些主题性的合作?比如IT类的沙龙和活动比较多,能否单独拉出来和业界同行合作做一期节目?”

能,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完全觉得这样可以做,并曾经在节目中表达过类似的意向,不过处于草创期的这个节目,影响力还是太小,主动策划的意识很强,未必能符合网友们的客观需求。有些事情没做,不是不想做,是基于制作成本和播出时间的限制。

甘云剑说道——

“网络媒体做品牌栏目被动传播的后果很可能就是,人员流失的同时品牌也同时流失,……华商网的“新闻五虎将”不到半年就流失一大半人员就更是明证。……平台的管理者要善于挖掘吸引眼球的东西,而不是自己事必躬亲,啥事都自己做。从这点来说,从web1.0到web2.0,陕西的网站还离得很远。”

我认为大家都不是虎将,每个人如果能够真正地发挥自己的优势,那么大家凑合在一起,还是可以做成事的。华商网的“五虎将”目前还有谁在?刘斌去了南方都市报、敬江晴去了华商报、刘强辞职…剩下了乔静和杜文杰

“ 网事 ”这个栏目,开始的时候,说白了,就没打算做多久,能坚持到今天,还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早期的想法是用这个节目烘烘场子,将视频平台建立起来,然后物色合适的合作伙伴,让他们按照古城热线的栏目规划生产产品,从而实现高度品牌化的视频节目。这和优酷、土豆等博客网站是完全不一样的,是一种先入为主的视频产品。目的是希望得到广告商或者投资人更多的喜欢。

不过直到今天,平台架设还不够完善,实现不了互联网最基本的“互动性”,网友要参与进来,还需要跳转到古城论坛里的一个版面里。

我在古城同事们好像都不太爱用“web1.0”、“web2.0”这种概念性的东西来描述我们的工作或者产品。大家做事情,都是很实际的,就看这个东西能带来多少流量,可能产生多少收益,有效果就做下去,没效果就赶紧换方向。

在电信庞大的产品体系下,没有什么被认为值得让一个人付出太多努力、长期去做。因为一种比较普遍的观点是:既然我们的资源这么丰富,战线那么长,完全可以去做一些更容易挣钱,更快出“效果”东西,而不要将力气花在看不到成绩的事情上。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何尝不是一种资源过剩呢? 继续阅读大家都不是虎将

安全感

7月22日,下午。甘云剑来找我,他说他最近很烦,这次来找我不谈项目,不谈工作,不谈挣钱,只谈狗日的人生…

我们爬到了高新路56号电信广场的36楼的顶楼,然后继续向上走了4层,推开一扇门,再走上一个铁梯,经过一层只铺了钢丝网的屋顶,爬山了东北角上的一个长着长臂的清洁楼层外墙的机器上。

那里就是这个城市里目前我们能上去的最高的瞭望点了。城市笼罩在刚下过雨的阴霾中,空气中一股湿湿的感觉。从这个角度看西安,真有“一览众楼小”的感觉。

换个角度看城市, 换个角度看我们的世界,也审视我们自己的内心。

在那么高的地方,会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我和甘云剑两个异乡人,就算是在西安的平地上,也没啥安全感。几年下来,都是穷得只剩下一条命了。

甘云剑说他最近的不幸和不快,说远在北京的郑福基也过得不好,接父母到北京了,开销更大,女朋友还是没找到,依然是一个处男,28岁的老处男…说我们这代人咋这么悲惨?

每个人都有很多的不幸和不快,城市和办公室里敢宣称自己幸福的人少之又少 。

甘云剑还说他看到21home前创始人、华商网前老大罗准的QQ空间里的文章了,里面说——

XB世纪吴××离婚了。半年之后,罗准才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又半年,罗准离婚,并宣布创业失败。他们俩人现在住一起。

我很吃惊地对甘云剑说:真的?世事真他娘的多变…

吴××是当年西安××大学少年班里的牛人,西北IT服务领域内的先行者之一,XB世纪软件的核心人物之一。罗准少年老成,在西安的一个城中村——黄雁村里的一个民房开始创业的,东奔西走,两下宁波,历经坎坷(详见甘云剑2007年访谈记录)。

两个年少轻狂的人,都是很强势,也非常精英,学历能力俱佳。但是,他们一样也经不起中国社会目前发生的急剧动荡,人生的机遇顷刻就发生了变化。

在当下,平民子弟们已经很难通过自身的努力取得事业和人生的成功,必须绑定一个大的靠山,实现迅速的“上位”。

中国社会留给平民子弟的机会真的不多,要么混日子,要么出国,上大学、考研究生的路子,甚至都已经走不通了…你很快就会发现,这个社会上的很多东西都是不属于你的,而且压根就不可能属于你,一方面是极少数人占有了大量社会、行政、司法、金融等等资源,甚至平白无故地浪费着,一方面是绝大多数人处于极端的弱势中,丝毫不能通过公开、公平、公正的途径取得成功,实现能力和价值的平衡与对等。

甚至,你想平稳地过自己的小日子,都难!

没有几个人有安全感,我们养的狗都没安全感——2006年,在西安等地的警察、城管等国家安保力量曾经毫无来由地疯狂打狗,一度让很多爱狗的市民不得不面对“留人不留狗,留狗不留人”的艰难选择。(详见《有关养狗问题,五问华商小报》)

借用一个网友写给连岳的电邮来做结尾——

我们为什么没有安全感?安全感来自何方?除了进入事业行政单位外,没有其他的办法来获取安全感了吗?你有安全感吗?…如果仅仅是谋生,谈不上发展,那我们生活的意义何在?

这些人合伙能弄个啥事?

新闻内容合作:Anke [email protected] QQ:987241053
互动社区合作:褂子 [email protected] QQ:909182641
媒体/活动对外合作:阿甘 [email protected] QQ:14951724
兼职学生/校园推广服务:茄子 [email protected] QQ:43653863
广告及活动赞助:扬子 [email protected] QQ:558963
个人会员/企业会员服务:龙典 [email protected] QQ:133693/hotkey [email protected] QQ:25292831
链接交换:阿祥 [email protected] QQ:304888166
网站技术:网眼 [email protected] QQ:9365822

他们组成了techkoo

首页的Title是:精英传播,专业分享。

页面的尾注是:TechKoo力倡精英传播文化,崇尚互联共享,欢迎转载我们的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But,我暂时还没看到这个网站上有什么原创作品。So,查了一下这个网站的whois,发现是gan yunjian和lu feilong两人应该是主创人员。

Then,他们要做什么? 继续阅读这些人合伙能弄个啥事?

三人行

1,2000年,认识甘云剑,在大学里。

2,2002年,来陕西,认识吕梁,在中计报。

3,2003年,甘云剑来陕西,去华商网。

4,2004年,我也去华商网,和甘在一起。

5,2005年,吕梁和甘云剑认识。

6,2006年,吕梁辞职,和甘云剑开始合作项目。

7,2007年,我进入陕电信;甘云剑辞职与吕梁创业,后来甘加入西部网。

8,2008年,分别开通了各自的独立博客:这里这里这里

9,你说过:“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贺岁大片《投名状》中说:“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我是遵纪守法的,不做杀人暴徒,珍惜感情,爱惜生命。

10,你我他,一起喝酒,吃肉,一起同患难,共甘苦。 你我他分别有了各自的恋人、未婚妻,你我他与女人们分分合合。你我他同样面临着相同的问题:微薄的薪水、高昂的房价、日益增长的年龄、日益无望的前途和职位…

11,我们是兄弟,还是签署了投名状的亡命之徒?

[左语录:这个七月]创意是一种什么产业?

今天非常凑巧,晚上,正要准备写写博客的时候,甘云剑将本周末进行的“西安创意产业大家谈”发给我了,我暗喜,这好像又切合了我在最近的这个沉默期中思考的问题。

今天非常凑巧,下午,和我的同事王伟聊天的时候,也谈到了创意产业的问题,王伟最近关心的是“互联网的管理”。

最近还非常凑巧,我看到了王正鹏写的关于英国创意产业的文章:《虚拟疆域里的艺术生产,一个现代英国经济的影子》。

无形之间,我关注的人和我关注的事情高度重合了起来。整个2007年的这个7月,我都没有编辑“左语录”了,因为这个7月的故事太多了,不只是我工作中的事情很多,生活中的事情很多,我每天订阅的新闻更多……感觉自己很糊涂,很忙碌,很匆忙地几乎成另一个阅读牲口、工作牲口、痛苦的牲口……

一度想停止写博了,但是网眼兄弟提醒我,要继续坚持写下去,他说他这个读者很希望看我的东西,我很感动,觉得我这个废话篓子叽叽歪歪地说这么多,有人爱看的话,也算是有点共鸣吧?好了,不意淫了,话归正传。

直到月底,我这个牲口在看到了王正鹏的那个文章之后,我忽然意识到,其实在这个七月里,我关注的事情,用一个词汇来描述的话,就是创意经济

这个7月的早期,是香港回归十年了。回归十年之后的香港当局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方向,竟然学习内地的一些地方,一再拆除香港人心灵里的记忆,删除香港百年来好不容易留存下来的一些文化符号,力图把香港搞成一个崭新的、没有殖民历史遗留的“现代化”的香港。

但是香港人民并不领情。从最近一五一十的内容来看,关于香港当局的拆建,香港民众支持的并不多,甚至自发地去即将要被强拆的“皇后码头”缅怀记忆去了……闾丘露薇在博客里声援他们说:“因为他们,唤醒了香港市民的保育意识,也唤醒了香港市民的公民意识,也让政府官员开始反省,如何真正的做一个香港的管理者,而不是越俎代庖,把自己当成香港的主人。”

皇后码头很可能真的要被拆除了。和香港人的“皇后记忆”一起消失的还有逝者曾灶财,他自称是周朝某宰相的35世孙子,曾经从周天子哪里获赐港九作“食邑”,因此,这个曾家的后裔在香港各处留下他的墨宝,不依不挠地向香港历届政府宣示他拥有香港地区的主权。半个世纪过去了,香港的当家人真的是一个曾氏的后裔了,但是他却是以曾子后裔自居的曾荫权……曾社财在香港各处的“涂鸦”,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遗迹,一个文化符号,已经融入了香港的音乐、文化和电影了,但是在他尸骨未寒的时候,行政主导的香港当局已经准备彻底清洗掉他最后16处“笔迹”……

香港回归十年,行政当局始终在努力地遗忘,在努力地清洗,他们遗忘和清洗的东西,在王正鹏和我看来,可能就是香港最有底蕴的、也是最有价值的“虚拟艺术生产”的素材!

西安,这个伟大的城市,这个我正准备长期定居的城市,何尝不正经历着这样的过程?难道香港真的要和中国内地融为一体了吗?那样的话,香港还有什么特色?

一个叫茂呂美耶的日本人,在台湾出生,在大陆生活,她写了一个博客叫日本文化物语,其中有个文章叫《日制汉语》,里面概要地介绍了目前汉语中活跃着的由日本人翻译传播出来的“新汉语”,茂呂美耶说:“我非常佩服战前的日本翻译家,他们真是伟大。反观现代的日本翻译家,明明有旧有日制汉语可以替代的词,却硬要翻成音译片假名,以炫耀自己的外语知识,使得一些上了年纪的日本人在报上读者投稿栏中叹道:「我越来越看不懂现代日文。」”

我觉得,那么多的“日制汉语”出现,说明了日本人既非常好的学习了中国汉文化,还非常好的吸收了西方现代文化,因此,才能融合东西,创造出了这些出色的“新汉语词汇”,我们可以想一下,为什么这些“新汉语词汇”不是由中国人创造,并传播到日本去的呢?

文化的传承,我们集成了什么?传播了什么?我们中国人丢掉了什么?

这个七月,杨德昌死了,台湾新电影运动的主力,蔡琴的前夫死了…秋瑾也死了一百年了…侯耀文、文兴宇死了…

哈利波特面世了…变形金刚上映了…

中国的文化符号一个个消失了,但是西方的文化产品一个个推出了,强大了,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更大了…

甚至,连我们的爱情也消失了!厦门PX项目引起了市民不满,厦门大学的教授们功德不小,厦门大学最牛屄的人就是成为大学教授的大专生谢泳了!为什么我们连爱情都不能要?

我们不能有文化遗迹,我们不能有相声小品,我们不能有一个普通市民的街头涂鸦,我们甚至连普通人的普通的小小的爱情都不能留存,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土地

你大爷的,我们的创意产业呢?在如此贫瘠的一个国家里,我们的创意从何谈起?是那些伪饰的祥和盛世吗?是那种集体操队员们脸上僵硬的笑容吗?是工厂流水线上女工们滚烫的青春吗?

张庆建议我坚持下去将“无标题”建设成为西安互联网的一个博客品牌,我压力很大。一旦一个东西成为符号、成为偶像,就会被人为地负载很多的东西,这些负载往往会产生错误的解读,远没有纯粹的书写更有意义,也更让我能够体会到书写的乐趣。

但是品牌化经营这个经典的已经有点“古老”的东西,在西安互联网业内竟然是难以寻觅,更多的是饮鸩止渴、杀鸡取卵

我们和我们的这个行业、这个城市、这个国家丢弃了什么?放弃了什么?我们在做什么?我们重拾的又是什么?

因特在将近两年的合作之后,有了新的变化,管理员调整为:牧云 白娃,阿甘的贡献致以了感谢,Einit现在也敞开了胸怀欢迎有愿意奉献的朋友加入。请注意“奉献”这个动词。

搜狐推出了博客3.0,负责搜狐互动产品的方刚老大在博客里信誓旦旦地说:“人们相信这是一个追求品质追求长久的公司!”请注意“追求”这个动词。

默多克将大手挥向了历史悠久的《华尔街日报》,这家报纸的历史几乎等同于商业新闻人的个性史飞猪转载一个美国的评论说:“我们理解班克罗夫特家族此刻的选择——变得更加富有,或者,坚持那些值得信仰的东西。”请注意“信仰”这个名词。

啥叫创意产业?我的理解就是:一个拥有自信和底蕴的民族,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中的好的那一部分进行有效的保护和传承,同时在吸收和借鉴新鲜事物的条件下,创造出的具有长远意义的、追求品质和附加价值的、一个高度品牌化的知识产品。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创意的汇集、知识的积累、智慧的创造。

附记

我的小老乡,漂在北京的王华东,在今天晚上更新了他的博客,发布了消息称:“已经连续加班10天了。最痛恨的事情是这两天下班的时候都下大雨。昨晚被淋了一个落汤鸡。今天也一样。今天,雅虎视频上线了。

今天的西安也是下雨,而且还是很大的暴雨,我今天也在加班,我写到现在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22分了。这个文章,开始的时候计划写关于因特变革的,但是后来因为心情不好,就成了封博公告,今天再次修改了一下,成了这个“语录”。这个过程,也是“这个七月”我自己个人的小主题。

送战友,踏征程…

凤凰花开的季节,很多人要走出大学校园,结束读书生涯,开始自己的职业历程了。

我认识的三个80後的新鲜哥们——王华东李佩瑄付凯——就是其中的几位。

我的山东老乡王华东就要去中国雅虎了,李佩瑄要去yupoo,付凯则是去腾讯。朝气勃发的年轻人啊,真羡慕他们。

今天晚上,18点30到21点30分,欣风阿甘和我在徐家庄光华路上的黑蛋烤肉坊为他们三人饯行。吕梁本来说要来了,但是临时有事,没能来。

95元的烤肉和饮料被我们干掉了。AA之后,正好每个人16元。我们甚至都没喝酒,因为在一起话太多,总有各种观点和消息的碰撞。其实,对于我来说,很多的时候都是这样了——吃饭倒是其次,重要的是饭桌上的信息。小的时候随着大人蹭饭时,总是不管别人说什么,我低头如八戒般胡吃海塞,长大之后,才逐渐发现了中国人在饭桌上的文化精髓…

今天谈话很多,持续的时间很长,很多细节就不一一赘述了,只记下比较深刻的几点——

1,靠流氓手段去做互联网,是不能长久的,早晚会死得很难看(六人的共识)
2,不做流氓的话,是绝对做不成互联网的,做互联网不流氓的话,就会被流氓们搞死(六人基本同意)
3,互联网上的流量已经越来越不值钱了,值钱的是服务(欣风、我)
4,大公司的内部绝对是有内鬼的(阿甘、欣风、华东、付凯)
5,杭州的互联网、以及其他产业的发展环境是远远好于西安的(华东、阿瑄、阿甘、我)
6,互联网的中文域名和“.mobi”域名等等都是多于的,有个“.com”就足够了(欣风、华东、我)
7,但是对于企业或者机构来说,哪个域名都是不能丢掉的(六人共识)
8,垃圾网站是挣不了钱了,现在做网站要靠Google AdSense养活了,新华网、互联星空、新浪都在用AdSense广告系统了…(欣风、我)
9,新浪放弃搜索和谷歌合作,放弃播客和互联星空合作是明智的,曹国伟的算盘是很精明的,稳赚不赔的(华东,我)
10,谷歌的伙食是相当不错的,谷歌职员的战斗力是不如百度的,2007年的公关是非常失败的,百度用“小米加步枪”,还是能打败美国鬼子的(欣风、华东)
11,但是,百度的人品是相当不好的…(共识,可惜今天没有和百度有关联的人在场,否则的话,可能要PK的…)
12,牧童当年的极限音乐网没坚持下来是可惜的,做互联网是不能急功近利的(共识)

临别的时候,想起《无间道》系列第一部的开始部分,当时曾志伟在庙里对着小兄弟们的说词,照录如下:“…我认为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是生是死都由自己决定!……路怎么走由你们自己挑!祝各位在警察部一帆风顺,干杯!各位长官!!…”

相关链接流量,流量

Update(06/26 22:29):
还有一个家伙要去新西兰,不能去送她了,她肯定也不会出现在我们这些粗俗老爷们的聚会上,在这里特意写出来,也就当是送她了吧!

Update(06/29 17:28)
王华东说他已在去北京的火车上了…再见(下图选自王华东博客)

Update(06/29 23:16)
付凯走了,已上火车上,刚才给我通电话,小伙子都哽咽了,22岁的年轻人,从此彻底离开家乡了…
我忽然想起,2002年在北京西站,甘云剑和老段、福基送我来西安,我们哭得不像样子…

[关于甘云剑辞职(下)]不得不说的故事

上个文章发出来之后,引来了很大的争议,在文章的评论后面出现了一些过激的话。

我自己对此还是很遗憾的,一度想关闭那篇文章的评论功能,但是阿甘说不要关闭了,让大家把话都说出来吧。好吧,那就从我开始,说说我和阿甘之间的一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2001年的春节,我在北京度过的,没有回家,因为听说不回家的可以帮学校守护校园,并得到上千元的报酬。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见到了在校园BBS上网名为“笨小孩”的阿甘——一个羞涩、内敛的大学男生。

互联网让我们了解对方,在校园里一起劳动、护校的过程让我们认识到了对方,在校园论坛一起搞社区的合作,让我们关系更加密切。后来,暑假到了,我们又没有回家,开始在一家电脑学校做教师。那是一种需要自己上街发广告招生、自己带学生上课、别人帮你收钱的苦差事。和我俩一个干的还有几个同学,其中之一直到今天还在北京睡地下室、月薪不到2K。

阿甘在这些大学时期的打工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执行力、很能吃苦、很努力地去做事情,念头和想法也很多。不过他也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做事情不够持久,容易浅尝辄止。

2002年,我来到了西安发展。2003年,通过张爽——我的中国计算机报前同事杨泉的夫人——介绍和努力,阿甘从北京来到西安发展,加盟了华商网。也正是因为有阿甘和张爽,我2004也转到了华商。……2006年底我辞职了,2007年初,阿甘也辞职。

我辞职之后,有了大把的可以自己操控的时间了,可以尽情地约会朋友,参加各种活动了。我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玩乐玩到自然困。从我的博客更新的频率和内容,各位读友也可以看到辞职之后的我,社交活动之频繁,这或许是补充过去欠下的课吧。

掐指算来,已经和阿甘有6年的交情了。忽然发现,人生中,最黄金的一段时间,好像已经过去了。

我近来常常有这种感觉,总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够用了。27岁的我,总有种深刻的焦虑感,我觉得自己老了。我每天都在熬夜看很多的新闻和评论,我已经四年多没玩过一个游戏了,我的电脑中基本上没有任何休闲娱乐的软件……我的体型越来越臃肿,我的胃口越来越大,我的脊柱越来越疼,我的眼睛视力越来越差……

今天下午,阿甘忽然给我发短信,说要借点钱。他买房子了,钱很紧张。我很为难,因为我也不宽裕。我心里纳闷:既然你都买房子了,压力这么大,为什么你还辞职呢?不过我把问号放在肚子里,没问他。

阿甘和我同年,也是1980年的。27岁了,我们。结婚和房子,未来的孩子,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我们却都先后选择了辞职,去重新寻找机会。

这几年过去了,我都没有忘记当年和阿甘一起在北京的大街上,顶着45°C的高温沿街散发招生广告的场景;我也忘不了我穷困潦倒无处安身去他宿舍混张床铺的日子;我当然也不会忘记,他和段、郑四人在北京西站送我来西安抹眼泪的那一刻;我当然也不会忘记他在西安找到工作之后的快乐;更记得他找到“甘门狄氏”作为终身伴侣时的幸福和满足;还有很多……

丁亥年的大年三十,春晚中,北京海淀行知实验学校的民工孩子们在朗诵《心里话》的时候,我哭了。

孩子们朗诵道——
别人和我比父母,我和别人比明天
打工子弟和城里的小朋友一样
都是中国的娃,都是祖国的花

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很多梦想都没有了。就好像童年时吹的肥皂泡,五光十色地随风飘摇着,最后一个都没有剩下。

今天的我们,都已经不再是吹泡泡的年龄了,以后吹泡泡也只是哄儿孙玩耍而已。

甘辞职前后这段时间,也是我在辞职之后摸索道路的时间。就如同我在大学时所思考的那样——我究竟适合做什么?我心里想要去做什么?我希望得到什么?

这三个问题一次次地被我审视、过滤、衡量、比较,27岁,一个不大不小的年龄了,一个很容易高不成低不就的年龄了,在这个年龄的坎上,我选择了辞职,给自己更多的选择机会,更清晰地认识自己,走好自己的路。

“别人和我比父母,我和别人比明天。”怎么比明天呢?在大学的时候,阿甘就曾经说:我们这些人,最大的财富就是时间了,我们能不能成功就看能不能将自己的青春年华变成真正的财富。套用那句熟悉的歌词,不就是——“我拿青春赌明天”么?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什么赌注?

[关于甘云剑辞职(上)]让我们意淫出一池春水

2007-03-0113:23:33(23588929)
阿甘辞职,华商网再起震荡?……
今天大家不妨集中讨论一下这个话题哦:)

2007-03-0113:23:58(312873823)
阿甘辞职,华商网内部分裂????
号外:阿甘辞职,华商网内部分裂????

2007-03-0113:24:52(312873823)
号外:华商网被日本财团收购!阿甘气愤辞职,华商网内部分裂????

2007-03-0113:25:04(9365822)
阿甘辞职,华商网该向何处去…?

2007-03-0113:25:37(21706544)
阿甘辞职,华商网脑震荡,目前正在医院抢救。古城网络形势更加严峻

2007-03-0113:25:45(312873823)
阿甘辞职,华商网一夜之间点击下降%80!

2007-03-0113:26:23(312873823)
阿甘辞职,中国信息产业部要求华商做出书面报告!!

2007-03-0113:26:41(23588929)
阿甘辞职,翌日宣布收购华商网,然后全员解雇,建立全球华人商业第一门户!
新宣传口号是——
华商网,华人商业中的战斗机!

2007-03-0113:28:14(312873823)
华商新广告语:华商网,一生只求你点一次

2007-03-0113:29:11(312873823)
阿甘辞职,华商网CEO当街下跪请求网民点击华商网!

2007-03-0113:29:35(312873823)
新闻拨报完毕谢谢

2007-03-0113:30:10(23588929)
小道消息:阿甘辞职,其实是华商网的一次新闻炒作

2007-03-0113:30:26(312873823)
阿甘辞职,其实是华商网的一次新闻炒作?

2007-03-0113:30:26(23588929)
华商网即将委任阿甘重要职位
职位不低于CEOOOOOOOOOOOOOO

2007-03-0113:30:58(29863315)
cfo

2007-03-0113:30:54(23588929)
简直就是SCEO(Super CEO)

2007-03-0113:31:03(29863315)
cto

2007-03-0113:31:03(312873823)
华商网今天在日本电视台表示将阿甘任为hush.jp的CEO

2007-03-0113:31:05(29863315)
seo

2007-03-0113:31:20(23588929)
对,好像是日本的NHK

2007-03-0113:31:26铁通√破瓦落地(190498616)
coo

2007-03-0113:31:32(9365822)
阿甘辞职,华商网遭大规模黑客攻击,首页被换成太阳旗…

2007-03-0113:33:06(23588929)
日本的《天天日新闻》,《每天日新闻》,《日经济新闻》、《日全球新闻》以及《日你新闻》都在头版头条报道了这次中国互联网企业对日本的“侵犯”

2007-03-0113:33:16(312873823)
《日你新闻》

2007-03-0113:34:35(29863315)
通常是手法:
谈心
煽情
加薪
升职
送房
送车

2007-03-0113:34:45(29863315)
送老婆

2007-03-0113:35:01(312873823)
东风电视台娱乐新闻报道:阿甘辞职是因为感情受到打击!喜欢华商一女同事结果女同事已经有了情人

……
……
……
……
……
……

2007-03-0113:42:02(23588929)
主角来了,话题却结束了…

2007-03-0113:42:27阿甘(14951724)
不用多聊我,多谢大家关心了

2007-03-0113:42:29(9365822)
当然造谣的最怕见光

2007-03-0113:43:18(312873823)
就是,我们传播的是谣言他来了我们肯定不说了

寻找一只能下蛋的母鸡

博客一句链:甘云剑的blog有了更新,他说:当西安地区的“新人”们甚至有的“老人”们都开始选择离开的时候,那就不仅仅是西安互联网环境的问题了,就算“西安互联网的产业环境越来越好”(左手语),但是没有人,再好的环境也没用。

本博评论员认为这段话说得很好。

因特在2006年底进行了一系列的话题征集,在征集的项目有:十大业界新闻、十大实力网站、十大潜力网站、十大特色网站、十大不作为事件。

我建议2007年度峰会的时候,要增设几个选项:年度最具升值潜力新人、年度最有贡献业内人物、年度最有影响博客、年度口碑最佳业内人物、年度最佳操盘手、年度最佳项目策划人、年度最佳美编、年度最佳网编……

因特目前提供的这几个选项都是以事件、新闻、网站为主的,我提请增加的,都是以人为主的。

事在人为,选人比选事更有意义,也更难操作,但是也更有价值。哪怕是只有荣誉名号,没有物质奖励,也是对业内从业人员的一种激励。

或许,我们还缺少发现:比如,为2006年度互联网峰会制作片头的阿喧,也是一个值得看好的潜力股。是不是有更多的“阿喧”还藏在幕后,没走到前台呢?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每个人都有机会。新人们的成长之路肯定会不同,至于他们能发展成什么样,这也不是我们能够操心了的,只能祝愿他们把握住机会,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今天,我又看到了吕梁的文章提到了种子的问题,他说:“西安一直不缺乏种子人才,……但是我们西安缺乏的就是一个能让这些种子发芽的土壤和环境,结果到了其他城市,成为振兴该城市某个行业的基石。”

本博对这段话也有同感。西安本地互联网业内精英的流入或者流出,和西安的互联网发展水平密切相关,如果本地网站争气,自然可以引来更多的人才,如果本地网站提供不了更好的发展空间,那么只能将为数不多的人才丢失。没有了人才,本地互联网就更发展不起来,这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如果说企业是母鸡,人才是蛋的话,这就是一个“蛋生鸡、鸡生蛋”的问题。到底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如果说西安互联网发展的大环境到了,意味着我们有了一个温暖的供母鸡下蛋的鸡窝,但是母鸡是谁?

日前在一次培训会上,《IT经理世界》的胡明沛提及他们的编辑思路时,说到世界各国之间的竞争,归根结底是各国企业之间的竞争,企业强则国家强,企业富则国家富,企业报道一直是《IT经理世界》的一个特色和重点,胡明沛关注的是“趋势、企业、人”。同样,吕梁文章中所提及的,也是大家所期待的,谁将成为西安互联网业内的领头企业?

就好比阿里巴巴激活了浙江互联网,新浪、搜狐激活了北京互联网,网易激活了广东互联网,西安的互联网高潮的G点在哪里?意淫太多有害身体,手淫过度不如嫖娼,西安互联网的高潮,需要不停的刺激她的G点,它就是我们要寻找那只能下蛋的“鸡”。

相关链接
按照胡明沛的“趋势、企业、人”三位一体思维,吕梁、阿甘和我,无意中用各自的文章分别从这三个角度,在2006西安互联网峰会之后,进行了一个系统的阐述——
1,趋势:西安互联网发展的大环境到了
2,企业:种子的力量
3,人:失去了人这个基本主体,其他都是白说

与吕梁、阿甘谈西安互联网

身上没了工作,立刻轻松很多,新老朋友纷至沓来,要喝酒要吃肉,要见面要聚会……平日里忙工作没时间,这下时间可就多了,今天晚上和前同事、现猫扑西北地区的大帮办吕梁先生以及大学同学、前同事、现华商网的资深编辑阿甘先生进了一家湖南菜馆,酒都没喝就打开了话匣子侃了起来。

有道是三个女人一台戏,但是今天晚上三个男人一样可以唱戏。唱词不外乎大家最近的吃喝拉撒,其中互联网自然是逃不脱的一个主要话题。

关于西安互联网一直就有一个想不开的疑问:为什么就做不起来呢?西安的网站也不少了,但是做大做响的却没几个?

二,为什么外来的和尚念不好经呢?早期的新浪地方站早已经尸骨不存,前两年的搜狐西安站也只剩下了一个域名,还是做了“转向”的,腾讯西安站来西安也快一年了,做得也是不温不火,为什么呢?

三,IT类的产品性、商务性地方网站竞争过度,一下开了7-8家;分类信息网站一窝蜂,群起而哄闹之,这都是凑什么热闹啊?难道这些领域都很有钱赚么?

四,陈一舟将校内和5Q都收购到手上,其实是破坏了互联网的竞争生态平衡。如同碳酸饮料市场有个可口可乐,就必须有个百事可乐一样,也如同麦当劳必须有个
肯德基来竞争一样,更如同美国的民主党需要共和党来互相“竞合”一样,把两个竞争对手都吃到自己手里,其实是压缩了自己的发展空间。

五,西安的网络产业就必须要互相拆台、挖墙脚才能做大么?把别人搞倒了,银子就都能流到自己的腰包么?错位竞争真的很难么?鸡巴大的一个网站也要去做门户把自己弄成“高大全”去唬人么?骗广告难道就这么点招数了么?

六、西安或者陕西的网络市场很小么?真的没钱赚么?网络普及率和使用率不高么?互联网对社会层面的渗透不够深刻么?

由西安互联网业内的一些现象,我们反其道而思考之——区域化的、小众的、市场导向(而非长官导向)、技术性的、精而深的网站能不能做起来?

是客户需要为中心,还是以网站产品为中心?是主动地引导网民的兴趣趋向,还是被动地跟随并抓住网民的兴趣取向

看似很简单的问题,我们却百思不解。我们争辩了半天,也没得到一个能够说服对方的理由。

不过我深信不疑的是这么一句话,也是Techweb的网站标题栏上说的——“操作比信念更重要。”

PS:今天吕梁的女友也参加了这个餐会,她在匆忙赶路中丢失了手机,吕梁打趣说只能给她买个600元的手机了。我也用半年丢了三手机的经历安慰她。年关将至,小偷也要赶着回家过年,一定要注意防偷防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