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光头

在村中心的黄金地段,有一个大哥开了个夜市摊位。
他被尊称为大哥是有原因的。他高高大大,为人侠义,乐善好施。如果谁一时没钱吃饭了,他也愿意赊账。他是本村人,他的夜摊有种「主场」的气场。
村子里大量的外来人口,其中不少人都在他的夜摊上吃过饭,大哥每当看到熟客,就会坐对面,和客人聊聊天,聊得兴起了,还会和客人一起喝几杯,大哥不知不觉中从陪酒的,成了请酒的,直接把吃客的酒钱都免了。 继续阅读剃光头

让杨佳光明正大地死去

上海司法当局怕什么?让人们看到真相会导致上海司法当局崩溃吗?为什么要对杨佳袭警案进行秘密审判

杨佳审判以来,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各方面的争议却是不断。在艾未未的新浪博客上,他发起了了多个文章,质疑此案的审理过程,质疑上海司法当局的公正、公开和公平。

9月3日,艾未未以个人身份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当局的最高部门的负责人——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发布了公开信,要求“通过重新公开透明司法程序,进行公开的异地审判”,他认为杨佳袭警案能否公正、公开审理,“是对宪法的维护,是对中国司法改革的决心和力量的检测”。

我一直都沉默,因为,我只看到了杨佳杀人,只听到了上海警方的声音,我直到今天都没听到来自杨佳或者杨佳的代理人的声音。

杨佳的声带被割掉了?杨佳代理人的声带也被割掉了?不可能!现在的上海,不是毛远新控制下的辽宁 ,可以将张志新喉咙割断之后再执行死刑,这是一种进步了。为什么不再进步点,让杨佳以及杨佳的代理人说话呢?

可惜,杨佳始终还是没说话,杨佳的父亲出来说话了——9月8号晚上,杨佳的父亲杨福生和一位好友,与律师团成员刘晓原律师、李劲松律师、李苏滨律师、张建国律师、季化律师、程海律师等一道赴上海,要求会见杨佳,以确定杨佳本人真实的意思表示,到底愿不愿意接受其父亲委托的律师,愿不愿意上诉等。

临出发前,杨佳的父亲通过刘晓原的博客发了一份声明(已被删,不能打开,详文请看附录)。在看完杨父的此番声明之后,我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

此次,我还是以个人的名义,提出我的个人诉求——

我相信司法当局和统治集团为社会公正、司法改革所做的不懈努力,相信具有最高司法权力和荣誉的最高人民法院的公正和严谨,请通过合法手段,再次履行职责,重审杨佳袭警案。让杨佳光明正大地、有尊严地死去,就是司法当局能够光明正大、有尊严地活着的理由

附录:杨佳之父杨福生的声明书 继续阅读让杨佳光明正大地死去

贵州·上海

据说,贵州是中国最穷的地方。上海是中国最富的地方。

不过,这只是据说而已。

贵州瓮安的一个叫李树芬的女孩“被自杀”了。贵州官方今天解释说:这个女孩死之前,在她周围的男孩还做俯卧撑…

在官方的新闻发布会上,不知道为什么,漏了一页演讲稿(请注意中新网这个视频的第6分钟),在长达40秒的时间内领导没得话讲,随后的讲话中出现明显漏洞。这个写稿子的是个高手,算准领导们事先不会认真看稿子,算准此话一出世人都知道怎么回事,而写稿子的人也可以毫无责任的全身而退!一句话:贵州政府内也有好人!

上海也很强, 据官方媒体的报道,一个来自北京的28年轻人杨某,去年10月偷自行车被警察修理过,今天突然选择一个光荣伟大的日子去报复了,和之前东京秋叶原加藤智大杀人案一样,也是看见人就狂砍,不同的是,日本男子在大街上,而北京男子却在上海的警察局里。

在警局里,连伤十人,这是多么强悍飙猛的民族啊!

凌晨0点前后,还在桥头上做俯卧撑,这是多么爱好健身、热爱体育运动的国度啊!

伟大的中华民族!我们无论东部还是西部,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北京还是上海,大家都是这么的弓虽!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特别声明:我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以上消息都是来自官方媒体,不敢造谣传谣,如果出现瑕疵纰漏,请核实被转载官方媒体。】

遇到了巡逻的警察

晚上和吕梁在高新一中附近吃饱了饭散步,在经过一辆警车的时候被叫住了。里面的警察向我们俩借笔用。

吕梁掏出了一支,对方说不行,要签字笔才可以。我就把我的拿出来了给他。警察邀请我们坐到警车里面去。我戒备心比较强的,怕是假警察,找我们的麻烦,但是明人不做暗事,身正不怕影斜,我们俩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警察大哥对着外面的两个民工样的兄弟进行登记。查户口、查住址、查工作地点、查工作场所…两个民工兄弟就在外面胆颤心惊地回答着~

我和吕梁继续谈着刚才的话题,我开始还以为没我们什么事情呢,但是警察哥们在盘问完两个民工兄弟之后,转头对坐在后面的我们俩说:“你们俩也来登记一下吧……”

吕梁先登记,他拿身份证了,我其实也拿了,但是就是不想给警察看。我有过多次和警察尤其是网//络//警察打交道的经历,对他们还是有很强的戒备心理的。再说,我们又没做啥违法的事情,逛街也要查身份证吗?在吕梁登记的这个时间里,我听到了警察大哥的对讲机里各种噪杂的声音……还有一个温和的女声,很柔美~好像是总机的。警察大哥们经常听柔美的女声,或许也可以缓解疲劳吧?

吕梁登记完,就轮到我了。我将自己的真实身份、住址、工作、身份证地址都说了,其实有没有身份证对我关系不大,身份证上的那些资料,我早就记住了。

巧合的是,警察大哥竟然是我的老乡,山东菏泽曹县的,来西安已经十年了!咳~早知道就让你看看我身份证咯~登记完之后,我和警察大哥交换了电话,我还留给他了一张名片。

这个警察挺聪明的,我和吕梁都挺傻的,被一支签字笔给忽悠到警车里去了。吕梁还傻傻地说:“哈哈,还没坐过警车呢…”你大爷的,这回坐了吧?